“国之重器”上天入海 中国硬核科技越来越抢眼

  “地球磁场倒转的时候,什么因素会诱发生物大灭绝?10年前一个冬夜,当我站在窗前看雪花飘落时,突然顿悟,我要找的答案在火星上。”10年前,当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魏勇决心到德国深造、研究火星时,很多人都觉得他“疯了”。

  “当时,中国的火星领域研究几乎是空白。”魏勇说,只有自己的导师万卫星坚定地支持他走出去。

  而今,昔日的冷板凳坐成了热板凳。2016年,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火星探测任务正式立项;2020年7月23日,“天问一号”探测器飞向太空,迈出了中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

  “深空探测看当代,行星科学靠未来。”回想起导师的支持和嘱托,魏勇倍有感触。作为“天问一号”首席科学家,万卫星在“天问一号”发射之前因病离世。但是在他的身后,已有更多“后浪”奔涌而来。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十三五”时期,中国着力加强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一批“国之重器”纷纷亮相——天空之上,“嫦娥”“玉兔”奔赴广寒,国产大飞机自在翱翔,北斗卫星精确导航;海洋之中,“蛟龙”“天鲲”各显神通,“奋斗者号”万米深潜,“双龙探极”助力科考……

  5年来,中国科技进步贡献率从55.3%提升到59.5%,在全球131个经济体创新能力排名中升至第14位。创新,正成为引领中国发展的第一动力。

  多年来,哈尔滨工业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黄志伟一直坚持着“711”的生活方式——从早晨7点工作到晚上11点。他长期从事免疫与感染疾病领域的基础研究,近年来在T细胞受体复合物的分子组装、适应性免疫机制等方面作出了诸多领先成果。

  “做基础研究可能耗时很久,甚至需要坐很长时间的冷板凳。但我们国家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源就在于基础科学。如今中国科学家有了更好的资源和条件,可以静心探索,在中国大地上产生原创成果,为世界、为人类所用。”黄志伟说。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总开关。5年来,中国基础研究投入已从2015年的716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335.6亿元,年均增幅达16.9%。2019年,中国基础研究投入占全社会研发投入比重首次达到6%。

  在源头活水的浇灌下,“十三五”期间,量子反常霍尔效应、铁基高温超导、克隆猴等一批重大创新成果在中国竞相涌现;中国国际科技论文数量、高被引论文数量均位居世界第二位;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位居世界首位……

  2020年5月27日,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一直关注登山队进程的“无腿勇士”夏伯渝格外激动。“这次登顶测量使用了我们自己的北斗导航系统和5G技术,很让人振奋!”夏伯渝说。

  45年前,夏伯渝和队友在珠峰北坡“第二台阶”搭建了“中国梯”,为世界登顶珠峰打开通道。如今,“十三五”期间中国科技的硬核成果,正在为世界搭建更多通往顶峰的“中国梯”——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开通,全球都能享受到中国北斗高质量的导航、定位和授时服务;嫦娥五号飞往月球进行无人采样,已有不少国外科学家和航天机构提出,希望利用中国获得的月球样品开展研究;国产大飞机C919一飞冲天,国内外客户达28家;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即将向全球科学家开放,成为天文领域的“世界之眼”……

  (原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11-27 01版)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