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能够防止PM2.5侵袭的新材料纱窗,能有效治疗老年痴呆、中风等神经系统疾病的创新药物,能在汽车轻量化、电动汽车、智能高端家电、高铁、医疗、航空航天等领域替代传统材料的轻质高强度PET纤维……在青岛国际院士港,短短两年时间,一批原创性科技创新成果相继实现产业化。这是青岛市李沧区打造国际一流、具有首创性的院士创造创新创业创投高地带来的硕果。  两年前,李沧区决定启动青岛院士港项目,瞄准“最强大脑”,重点引进研究成果具有广阔市场空间、每年能在院士港工作时间3个月以上的院士。同时,按照“引进一名院士、带来一个核心团队、围绕一个专业领域、推进一批项目”的模式,推进院士科研成果转化。  “在院士港,科学家不再只是身处实验室做科研、发论文,企业家遇到技术难题也不再求索无门,通过院士港牵线搭桥,两者将实现无缝对接、精诚合作。”王希静希望,院士港能破解科技成果转化常见的体制机制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的院士聚集,院士港形成的良好口碑和知识交流的氛围也越来越浓。生物化学专家吴耀文去年3月份与院士港首次接触,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沟通,他决定将自己团队的体外诊断项目落户院士港。  “除了资金、场地等方面的扶持,院士港在人才圈里形成了很好的口碑效应。”吴耀文说,“此外,我从事的是化学与生物医学的交叉研究工作。各领域专家和项目跨界交流,更容易推动创新,院士港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好的机会和平台。”  虽然启动只有两年,院士港的成果已经足够亮眼:签约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等为代表的108名院士。已实现包括海水稻、静电纺丝纳米新材料、原位成纤纳米新材料、非并网风能海水淡化设备、小核酸类抗肿瘤新药、新型基因工程疫苗等21个院士科研项目落地,其中12个项目已经产出37种产品。到今年底,将累计实现院士项目落地30个,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亿元。  两年前,李沧区还在苦苦寻找新发展动能,如今已经找到了答案。青岛院士港不仅实现“梧桐树上凤凰栖”,获得了丰硕成果,而且被纳入国务院正式批复的《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确立起省、市、区三级联动机制,得到了更大范围的认可。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还年轻,今年刚满40,扛着“科教融合”的大旗,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旗下授课的教授比副教授多、副教授比讲师多。  去年3分钟的开学典礼被称为“史上最短”,近来又因老师给学生零分上了微博热搜,像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年轻人,重实际效果,轻禁忌束缚,一路创新。  但在这年轻的躯体里,仿佛住着位历经荣辱兴衰的老人,装着满腹绵长的故事,血液里流淌着雄厚的科学精神。作为中国科学院创办的新中国第一所研究生院,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彭桓武、黄昆、刘东生都曾站上过这里的讲台,华罗庚曾坐在这里的泥土地上跟学生交流,李政道的课堂上挤满了千余名学生……  而这所学校的真正主人却永远年轻,他们现在是90后、00后,是“强国一代”。国科大青春的锐气和生生不息的科学精神,在他们身上交汇、扎根、生长,正积蓄着新生代的科技力量。这或许就是国科大的使命所在,为强国之路,正源源不断输送科技源动力。  使命:在历史前行中积蓄力量  走进国科大雁栖湖校区的图书馆,站在大厅,抬头就能看到悬挂于顶的119面旗帜。除了国旗、院旗、校旗,还有和国科大联合培养单位、中科院116个研究所的旗帜,在上午的阳光中舒展、辉映。这是国科大独有的景观——与中科院相互交融,承袭了她研究生培养的资源禀赋,也承载了她的育人使命。  有人说,创办于1958年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为国家站起来而生;成立于1978年、在“科学的春天”里落地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国科大前身),则是为了国之富强而来。  “赶超世界科学技术先进水平,培养优秀的科研人才,是中科院创建这所学校的初心。”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兼国科大党委书记、校长李树深院士说。  40年前的10月14日,国科大迎来了1000余名首届研究生,有的来自工厂、农村,有的来自机关、学校、部队,有的年近40岁拖家带口,有的刚满20岁,其中便有37岁的刘嘉麒。他记得,当时的校园是从北京林学院旧址租赁的一栋楼及其在楼周围空地建起的一些简易房。尽管条件艰苦,却大师云集,学生更是干劲十足,“四十(岁)当作三十过,三十不比二十弱”。1979年李政道来这里讲课时看到这等情景,曾感慨,“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西南联大。”在刘嘉麒看来,这既是褒奖,也是期望。  而今,在钱学森、郭永怀等科学家建成的中科院怀柔火箭试验基地,国科大雁栖湖校区已拔地而起。李树深说,尽管历经风雨,国科大始终坚守着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培养科技创新人才的初心与使命,“这份使命,因国家战略科研任务需要而生,伴改革开放大业而强,为科技报国梦想而传承”。  传承:在离科学最近的地方成长  夜里11点,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的8号楼还灯火通明,国科大2017级博士生高寒飞还在实验室内“洗”晶体。几乎每天,高寒飞都要在实验室忙上十多个小时。“你见过凌晨三四点的北京吗?我见过。”高寒飞说,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因为身边都是这样的人,“经常我们都回去了,导师还在办公室工作。研究所的氛围就是这样”。  国科大天文学专业2014级博士生喻业钊,一年之中约有3个月驻扎在世界最大单口径的射电望远镜FAST基地,他在贵州的深山中仰望星空,探寻脉冲星的踪迹。别人觉得在没有WiFi的深山里无聊、艰苦,喻业钊却独爱这里的宁静与自在。在他看来,做天文的就要坐得了冷板凳、吃得了苦、受得了孤独。  今年9月,国科大2016级博士生陈浩跟随中科院青藏高原所湖泊考察队参与国家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约一个月的时间,陈浩跟随队伍转山转水,围着冈底斯山转了一个约8000公里的圈,与团队共测量了13个湖泊,收集到不少第一手的青藏高原“体检”数据。“藏人转山转水是为了宗教信仰,支撑我们科考人转山转水的,是心中的科学信仰。”  “国科大依托中科院各研究所‘上天入地下海、宏观微观贯通、顶天立地结合’的学科布局,学生和导师们的很多课题都是直接面向科技前沿、面向国家战略需求的。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在重大课题的攻坚克难中成长起来的,是国家未来的种子人才。”国科大人工智能学院院长、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徐波告诉记者。  自2013年至今,国科大毕业的5万余名研究生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的论文中,有4.9万篇被SCI收录,12878篇被EI收录,331篇被ISTP收录;在Nature、Science、Cell、PNAS发表论文138篇;出版或参与出版专著886部。每年1万余名硕士、博士毕业生中,超过60%的毕业生进入到科研院所、高等学校及高新技术企业,近20%进入机关事业单位,成为国家建设和发展的骨干力量。  未来:为新科技革命作准备  而今站在新时代的起点,雁栖湖畔正崛起一座“新城”——北京怀柔科学城。科学城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和国家重大需求,建成后将聚集形成“数万量级人才高地”,成为世界科学新地标。国科大也将与其相融共生,利用科教融合优势,布局和建设了一批如网络空间安全、纳米材料、人工智能、核科学等前沿交叉类学院,为国家培养、储备关乎战略新兴产业和国家安全的高水平人才。  比如人工智能学院,成立于去年5月28日,是我国第一个成立的人工智能学院。而在徐波前不久参加的一次会议上,要不要设立人工智能学院尚在争论之中。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所学内容和计算机专业相差不大,没必要单独设立学院。  在徐波看来,真正的人工智能与计算机专业有很大区别,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尚处于较浅层面,尚属基于“人工”的“智能”,未来人工智能将会发展成为一个突破现有人类认知的学科体系,成为人类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助推力量,“我们不能等需要人才时再去培养,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应该提前储备人才”。  曾任国科大校长的丁仲礼院士表示,成立这些新型学院,旨在探索人类能够预期或未能预见到的,至今仍未被人类实现应用的,只有将来某一时期才被人类所掌握和使用的科学技术,“我们必须为10年、20年以后可能出现的新技术提前培养和储备人才”。  在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看来,当今世界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拂晓”,而中国再不能与新科技革命失之交臂。“我们国家的科技力量现在处于从量的积累向质的突破的关键阶段。对于制约中国现在科技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中‘卡脖子’的问题,还需要培养一个高层次的创新人才,尤其是原始创新。”他希望,年轻一代能够在国科大“科教融合”的平台上成长为未来科技领军人才,迎接新科技革命的黎明。  (原载于《中国青年报》2018-11-2801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实施大数据战略、运用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离不开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当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在社会舆情、社会行为、文献分析等领域积累了一些经验,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与国家实施大数据战略的现实需求相比,仍显不足。受机制障碍约束,不少研究者仅对一些外部性、原则性问题展开讨论,尚未真正应用大数据方法开展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理论和现实问题研究,未能为深入实施大数据战略、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力支撑。      当前制约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的机制障碍      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主要是指将大数据方法应用于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通过大数据方法创新解决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理论与实践问题。基于数据来源的不同,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主要包括两种类型:一类是基于社会行为数据分析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即根据各种网络行为数据、线上线下交易数据、社会事务管理数据等,对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问题进行创新性研究,或发现并解决一批新问题;一类是基于文献文本大数据分析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主要是将迄今为止的各种图书、文献、文档资料电子化后,对这些电子文本进行基于大数据方法的创新探究和知识发掘。这两类研究都属于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间的大门类学科交叉研究,相互交叉的学科性质差距很大,开展交叉研究的基础相对薄弱。目前,掌握大数据技术的研究者主要来自计算机和应用统计等理工科专业,相对缺乏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专业知识储备;从事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者大多不太了解大数据技术,在掌握和运用上存在一定困难。      就交叉研究双方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来看,一方面,大数据研究者相对缺乏主动补充哲学社会科学知识的动力,他们中的多数已经投身于工商业界对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另一方面,尽管不少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者对大数据技术表现出浓厚兴趣,但从大数据概念引入哲学社会科学领域至今,真正应用大数据方法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尚属鲜见。为何出现此类现象?至少需要从以下几个维度考察分析。      从科研项目立项看,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需要人力、物力支撑,需要项目支持推动。但目前各级哲学社会科学类课题中,体现大数据与哲学社会科学交叉研究的科研项目立项尚属少数,与国家对大数据的现实需求仍有一定差距。      从学科建设要求看,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对象往往具有抽象性,在交叉研究过程中,学科属性相对容易模糊。除传统上数据化较强的社会学、信息情报学等学科采用大数据方法容易被人接受外,其他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大数据研究成果在学科评估等检验中容易受到学科归属的质疑,不易成为学科建设的有力支撑,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学位单位和学科点对交叉研究很难给予支持。      从学术组织建设看,对于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而言,成立相应的学术团体是推动该领域研究发展的组织基础。目前为止,成立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类学术组织比较困难,主要原因在于其学术组织的管理归属难以划清。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属于大类学科的交叉性研究,其学术组织的人员构成具有跨学科性,其业务范围具有交叉性。在当前学科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化、专业化,管理职责越来越精确化的大趋势下,很难找到在业务范围上完全匹配的业务主管部门。在我国当前社团管理体制下,找不到相应的业务主管部门,就很难成立相应的学术组织。      此外,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还存在人才队伍建设不足、研究规范缺位等问题。这些障碍是上述问题的延伸,只有上述问题得到破解后,这些障碍才能有效解决。      推进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的机制抓手      建立科研立项新机制。交叉研究类项目是科研项目申请和评审的难点,当前的做法是遵循“最接近”原则,即项目申请和立项评审均由与项目研究的交叉领域最接近的学科负责。这种做法在本质上是将交叉研究的立项审批权交由专业化学科评委负责。由于专业化学科评委对交叉研究的认知态度不一,难免在评审过程中出现差别对待。建议项目基金管理机构在学科分类中单设“交叉研究类”项目,广泛征集大数据与哲学社会科学各具体学科交叉研究的指导性课题,编制具有引领性的交叉研究课题指南。在评价指标上,对交叉研究项目采取差异化原则,注重考察项目交叉思路的新颖性、交叉方法的前沿性以及选题的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      学科建设新机制。为了鼓励各学科单位和学科点开展交叉研究,建议在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中,增列反映学科交叉创新状况的指标。比如,在“培养过程质量”二级指标下,增设反映“交叉培养课程开设”情况的三级指标;在“科研成果”二级指标下,增设反映“交叉创新研究成果”情况的三级指标。建议在国家下达研究生招生计划时,坚持鼓励学位单位和学位点开展交叉培养的倾斜性政策。比如,对明确开列交叉培养计划的学位单位和学位点增加研究生招生指标。鼓励交叉培养经验丰富的高校先行先试,设立以哲学社会科学类学科为主的交叉研究院。通过系列政策推动全国各学位单位和学位点形成积极建设交叉学科的良好氛围。      学术组织建设新机制。国家可以鼓励既有的哲学社会科学类学术组织增设大数据交叉研究新分支组织。比如,可由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增设“大数据与哲学社会科学专业委员会”,可由中国社会学会增设“计算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可由中国新闻史学会增设“大数据舆情研究委员会”等。同时鼓励直接申请成立相关学术组织。建议允许交叉研究类学术组织寻找业务主管部门时采取“相关”原则,即只要交叉研究类学术组织所涉及的业务领域与某个业务主管部门相关,即可向该部门申请业务主管。比如,哲学社会科学大数据研究协会既可以向教育部申请作为其业务主管,也可以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申请作为其业务主管,以此减少交叉研究类学术组织的设立障碍。(原载光明日报11月22日第十五版: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8-11/22/nw.D110000gmrb_20181122_3-15.htm)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中国区域科技创新评价报告2018》。河北省以2.72个百分点增幅位列全国区域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提高百分比序列第四位,成为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个地区之一。河北省综合科技创新水平在全国的位次为22位,比上年上升2位,达到6年来最好水平。      作为全国最具权威性、影响力的区域科技创新能力评价报告,《中国区域科技创新评价报告2018》从科技创新环境、科技活动投入、科技活动产出、高新技术产业化和科技促进经济社会发展5个方面设置一级指标,选取12个二级指标和39个三级指标组成了指标体系,对全国及31个省、市、区科技创新水平进行了分析比较。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弥补河北省科技创新短板上取得明显成效,5个一级指标中,科技创新环境指数和科技活动投入指数均比上年上升2位。      近日由国家统计局、科技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2017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同样显示出河北省科技创新活力进一步增强:2017年,河北省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强度(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达到1.33%,比上年提高0.13个百分点,全国排名第16位,较2016年上升2位。      近年来,河北省不断加大科技投入,谋划出台了一批支持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加大研发投入的激励制度,严格落实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和后补助政策。2017年,河北省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7.9%。在创新主体培育、创新平台建设、科技体制改革、“双创”生态环境优化等方面,河北省均取得新的突破,科技创新支撑引领经济转型升级的动力进一步增强,新旧动能转换速度加快。      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2.1%;新认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713家,新增科技型中小企业9700家、总数达到6.5万家;技术交易额达到294.63亿元,同比增长88.89%,其中吸纳京津技术额78.38亿元,增长超过50%;新建省级以上重点实验室、技术创新中心、产业技术研究院等创新平台66家,总数达到527家;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3.26件,与去年全年相比增长0.38件。(来源:科技部门户网站)

发布者:发布时间:

  11月13日至18日,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深入西安分院和广州分院调研,并到江西考察了院地合作与野外台站工作。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张涛参加广州分院的调研活动,党组成员、秘书长邓麦村参加江西的调研活动。  在西安分院,白春礼分别听取了西安分院系统各单位近期工作情况以及下一步参与中科院西安科学园建设的工作计划汇报。白春礼说,面对国家正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态势,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科技资源集中,通过省市联合推进西安科学园的建设与发展,对促进中科院和地方深入合作,推进西安市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为西安市未来争取新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至关重要。  白春礼强调,下一步,西安分院系统各单位要在西安科学园建设中发挥科技引领与支撑作用。一是进一步推动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提升陕西地区前沿科学和技术研究整体水平;二是进一步推动西安科学技术各单位改革创新发展,建设高水平的科学机构聚集区;三是进一步推进科教融合,加快推进国科大西安学院的建设与发展,加强陕西高层人才培养;四是进一步加强科技金融深度融合,持续推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白春礼深入考察了中科院与江西的院地合作工作。在南昌市,白春礼考察了国家硅基LED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江西省科学院。在去往赣州途中,实地调研了位于泰和县的千烟洲站在红壤丘陵区开展的各项工作,并慰问了在站科研人员。在赣州期间,白春礼考察了江西理工大学中国稀金(赣州)新材料研究院,察看了钨、铜、稀土及锂资源研发平台,并与学校相关人员座谈。白春礼还前往赣南师范大学调研了江西省有机药物化学重点实验室、国家脐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美柑橘黄龙病合作实验室及信丰绿萌水果智能分选技术。白春礼强调,中科院和江西省的合作要“由上至下、由下至上”相结合。“由上至下”是中科院与江西省签署了系列合作协议,要在省院合作总体框架下,加强战略规划,统筹推进;“由下至上”需要中科院广大科研人员深入江西,主动了解并对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不断提高科研工作与地方发展的契合度。  在广州分院,白春礼到广州地化所听取了该所近年来的工作进展和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总体情况汇报,并与科研骨干座谈。白春礼还听取了中科院南海生态环境工程创新研究院(筹)工作汇报。  白春礼指出,院属各单位特别是广东地区各单位一定要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的重要讲话精神,将研究所的工作与国家和地方改革发展的重大需求相结合,抓住院省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大机遇,推动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要进一步推进科教融合,以国科大广州学院建设为契机,积极与港澳地区和国际高水平大学合作,推动形成若干世界一流的新兴交叉学科、研究创新平台;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求,积极参与广东省环境实验室等省级高水平科研机构建设。  在调研中,白春礼对全院创新平台建设作出进一步指示,强调要紧紧把握区域创新发展机遇,加强科教资源的统筹集中,结合研究所分类改革工作,加强对大科学基础设施的规划和管理,打破阻碍创新的围墙和栅栏,促进各研究单元的深度融合,不断释放创新活力,推进中科院创新平台再上新的台阶。  调研期间,白春礼分别会见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广东省省长马兴瑞,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陕西省省长刘国中,江西省委书记刘奇,江西省省长易炼红,分别就围绕地区发展需求,深化合作,共建创新平台事宜进行了深入沟通。  中科院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陪同调研。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11-20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为加大特色家畜选育、健康养殖技术研究示范和助力青稞产业增产增效,西藏自治区科技厅组织实施青稞种质创新与分子育种、特色家畜选育与健康养殖、特色农产品加工技术与产品开发、科技富民强县稳边等重大科技专项,有力支撑全区农牧业发展。      “青稞种质创新与分子育种”专项,加强现有青稞优良品种栽培技术集成示范和新品种选育力度,纯化有育种利用价值的地方品种7个,创新种质10份;克隆基因2个,初步建立了青稞分子标记辅助选择育种技术体系;建立了高产裁培技术模式1套,研发形成青稞新品种裁培技术规范1个,建立青稞新品种丰产增效生产基地1个,核心示范区1.06万亩,示范区3.83万亩。建立发酵TMR生产基地1-2个,生产发酵TMR产品2-4个,特色草产品2-4个;建成高端草产品生产示范基地1个,推广先进青贮技术,积极推广农牧结合、粮草兼顾、生态循环种养模式。      开展牦牛、藏系绵羊、绒山羊、藏猪、藏鸡等特色家畜选育和健康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加强产业前端科研攻关。特色家畜选育及健康养殖,选育牦牛1000头,推广优良种牛425头;新生选育绵羊后代3600多只,推广优良种羊482只,新生选育山羊后代1290只,推广优良种羊2036只,进一步完善了九龙牦牛良种扩繁基地,制定了牦牛品种选育技术2套;配套了牦牛冷季补饲技术和人工打贮草基地。并建立了阿旺绵羊和萨福克选育基地3个,共选育绵羊5420只;建立了白绒山羊和紫绒山羊选育基地4个,初步建立了选育绒山羊新品系3个,选育山羊共计57683只。建设优质绒山羊生产示范与产业化基地4个,养殖规模达3490只;集成杂交羔羊短期育肥实用技术、肉羊半舍饲养殖实用技术、种草养羊实用技术等5套,为发展特色养殖业提供科技支撑。

最新资讯
我科学家提出单向量子声子激光技术方案
辽宁省科学技术厅(辽宁省外国专家局)正式挂牌成立
风电场的数值模拟及其优化
热带火山喷发气溶胶进入南极平流层的快速通道
宁波材料所在仿生各向异性水凝胶构建及其驱动器应用方面取得系列进展
北京颗粒物化学组分的垂直分布特征及演变规律
“3.6万吨黑色金属垂直挤压机装备及工艺技术研发项目”荣获中国工业大奖表彰奖
超算“天河一号”累计支持国家重大项目1600余项
浙江出台科技新政50条 打造两大世界科技创新高地
内蒙古自治区科技厅《关于科技创新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九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