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各分站、研究所:      2018年9月30日发布《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网信息报送有奖活动通知》之后,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网(以下简称“科技产业网”)各分站和院内科研院所积极参与活动,报送信息,丰富了科技产业网内容。      根据活动规则,以2018年6月1日-12月31日期间各单位信息报送数量和质量为依据,将评选出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10名。由于参加此次活动单位数量有限,经科技产业网后台统计,综合评审,共评选出符合标准的一等奖2名、二等奖3名、三等奖3名,现予公布。      一、获奖名单单位名称送数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714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网贵港分站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31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19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9      二、奖励设置      一等奖:价值4000元奖品;      二等奖:价值3000元奖品;      三等奖:价值1000元奖品。      三、领奖方式      本次活动奖励将于2019年上半年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化网络联盟理事长会会议时发放,届时会议组将提前与获奖单位联系。      未尽事宜请咨询联系人。      联系人:张力      邮箱:zhangl@casmh.com.cn2019年3月11日

发布者:发布时间:

右上图:空中的“极目一号”。下图:在纳木错湖畔锚泊的“极目一号”浮空器。图片由中科院空天院提供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研究院获悉,由该院研制的系留浮空器新技术正式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中应用。23日凌晨,系留浮空器在纳木错达到海拔7003米的高度。这一高度也是世界范围内已知的同类型同量级浮空器驻空高度的世界纪录。  系留浮空器是指利用浮升气体的浮力提供升空动力,通过与地面锚泊设备连接的系缆进行升空和驻空飞行的无动力飞行器。据介绍,中科院空天院科研人员自主研发三款系留浮空器:“极目一号”“极目二号”“极目三号”。三款浮空器体积从小到大,驻空高度由低到高,系统复杂和技术难度也是逐渐递增。三款浮空器从艇体的设计到所用材料,例如控制系统、电源系统以及载荷舱和地面锚泊设施等,绝大多数为我国自主研发。  执行此次任务的“极目一号”是高原体验版,体积2300立方米,是流线型浮空器在青藏高原的首次应用,可携带科学探测仪器进行垂直剖面和驻空观测,将为后续浮空艇的研制进行技术探索和应用积累。“极目二号”(研制中)是科考定制版,为第二次青藏科考量身定做,设计驻空高度为海拔7000~7500米,将能在藏东南鲁朗站,藏中部珠峰站、纳木错站,藏西部慕士塔格站等多站点通用。“极目三号”(研制中)属于技术突破型,设计驻空高度将超过珠峰高度。  此次科考活动由来自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空天院、长春光机所等单位以及西藏相关科技部门的50多位科考队员开展,旨在更深入地研究青藏高原乃至“亚洲水塔”的气候环境变化,为高原可持续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在浮空器升空过程中,多种仪器将同步观测纳木错流域的大气物理与大气化学等多种参数。  (原载于《光明日报》2019-05-2408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在纳木错湖畔锚泊的“极目一号”浮空器中科院空天院供图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研究院了解到,在纳木错开展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中,由该院研制的系留浮空器新技术正式应用,于5月23日凌晨达到海拔7003米的高度。这一高度也是世界范围内已知的同类型同量级浮空器驻空高度的世界纪录。  为更好地利用新技术服务第二次青藏科考,空天院科研人员自主研发三款系留浮空器:“极目一号”“极目二号”“极目三号”。三款浮空器体积从小到大,驻空高度由低到高,系统复杂和技术难度也是逐渐递增。  其中,执行此次任务的“极目一号”是高原体验版,体积2300立方米,是流线型浮空器在青藏高原的首次应用,可携带科学探测仪器进行垂直剖面和驻空观测,将为后续浮空艇的研制进行技术探索和应用积累。“极目二号”(研制中)是科考定制版,为第二次青藏科考量身定做,设计驻空高度为海拔7000米至7500米,将能在藏东南鲁朗站,藏中部珠峰站、纳木错站,藏西部慕士塔格站等多站点通用。“极目三号”(研制中)属于技术突破型,设计驻空高度将超过珠峰高度,平台技术难度、驻空高度、携带载荷所取得的可能成果,都将是空前和具有突破性的。  上述浮空器从艇体的设计到所用材料,其控制系统、电源系统以及载荷舱和地面锚泊设施等,绝大多数为我国自主研发。  本次科考活动由来自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空天院、长春光机所等单位以及西藏相关科技部门的50多位科考队员开展,旨在更深入地研究青藏高原乃至“亚洲水塔”的气候环境变化,为高原可持续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在浮空器升空过程中,多种仪器将同步观测纳木错流域的大气物理与大气化学等多种参数。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9-05-24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5月21日,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涛在北京会见了英国皇家学会副会长理查德·卡特洛一行,并分别代表中科院和英国皇家学会签署了联合声明,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气候变化、传染病、能源短缺等重大挑战。  这份联合声明指出,科学是一项全球性事务,中科院和英国皇家学会重申了它们对支持两国科学家合作解决全球挑战的承诺。双方有信心,促进新一代突破性成果的产生,推动科技进步,以应对紧迫性的全球挑战。  张涛代表中科院院长白春礼欢迎到访的英国皇家学会客人,并指出,中科院与英国皇家学会的传统友谊有利于中英科技领域的互利合作。  在听取了中科院关于促进国际合作和交流的现有政策,以及中科院与非洲国家合作情况等的介绍后,卡特洛详细介绍了英国的“非洲未来科研领航者项目”,双方还就非洲科研能力建设开展互补合作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对继续联合举办中英政策对话进行商谈,并就通过相关计划进一步加强合作交流达成了共识。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9-05-24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自2004年国家开展月球探测工程以来,新疆天文台就参与了嫦娥卫星的轨道测量任务。  大家都有一种情怀,要为国家航天事业作贡献。这种荣誉感激励着每个人以100%的精力投入工作。  5月6日一大早,中国科学院新疆天文台探月工程团队的高级实验师张华像往常一样,乘车前往距离乌鲁木齐市区70公里的南山观测基地。除了完成日常观测外,他和团队当天又接到了一项“特殊任务”——对“鹊桥”中继星的飞行轨道进行测量。  执行“特殊任务”已成为张华和观测团队十多年来的工作常态。张华说,自2004年国家开展月球探测工程以来,新疆天文台就参与了嫦娥卫星的轨道测量任务,除发射期间近一个月的紧张工作外,每周还会进行1—2次常规观测。  “奔月”后的执着坚守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实现了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月球远在38万公里之外,当卫星发射进入深空后,需要时刻对飞行轨道进行测量。在整个测控系统中,VLBI(甚长基线干涉测量)测轨分系统不可或缺,它与我国航天测控网一起进行精密轨道测量,为卫星保驾护航。  新疆天文台南山观测站作为探月工程测控系统VLBI测轨分系统的四个观测站(乌鲁木齐、北京、上海、昆明)之一,参与了从“嫦娥一号”到“嫦娥四号”所有探测器的轨道测量任务,观测成功率100%。  张华已经连续五次参加轨道测量任务,他说:“我们主要利用射电望远镜对航天器的实际飞行轨道进行测量,看是否和理论轨道一致,并为后续发出的每一道飞控指令提供依据。”  例如,在“嫦娥四号”探月工程中,乌鲁木齐、北京、上海、昆明四台射电望远镜同时跟踪探测器,组成一张强大的天文测量网,相当于一台直径为3000多公里的超级射电望远镜。“基线的长短决定了测量的精度,基线越长,测量结果越准确。”张华说,在构成的测量网络中,新疆天文台南山观测站和其他观测站相距最远,因此南山观测站在探月工程轨道测量中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由于多次圆满完成任务,新疆天文台及团队个人先后多次获得国家有关部委、中国科学院等的表彰和奖励,探月工程团队还获得2019年“新疆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  100%精准的背后  从2007年“嫦娥一号”发射到2018年“嫦娥四号”发射,新疆天文台探月工程团队每一次轨道测量数据都100%精准,靠的是什么?  新疆天文台台长王娜说:“除了业务扎实外,重要的是大家都有一种情怀,要为国家航天事业作贡献。这种荣誉感激励着每个人以100%的精力投入工作。”  “嫦娥四号”发射期间,新疆天文台射电天文研究室副主任马军担任探月工程团队总指挥,虽然每次都参与,但这一次让他刻骨铭心。“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伟大的时刻,我们有幸参与,特别自豪。”马军说,执行任务前,团队也立下了“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以前马军只负责一部分,但这次他负责近30人的团队,需要协调人员、技术、设备等各个环节。马军回忆说,每次电话一响,他几乎是从座位上弹起来的。在海拔2080米的地方,加上高度的精神紧张和兴奋,那一个月他几乎没怎么睡觉。  新疆天文台探月工程团队技术人员近30人,平均年龄40.5岁。团队主任设计师艾力·玉苏甫是最年长的一位,他主要负责执行任务期间所有设备的正常运转。艾力说:“每次执行任务都会提前一周进行演练,一遍又一遍,针对每一个设备可能出现的问题制定详尽的应急预案。”  “探测器一旦发射,基本不可修复,如果有任何疏忽,很难补救。”艾力说,所以在进行轨道测量的过程中,对所有的风险都要事前识别和控制,预防任何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  探索星空永无止境  在新疆天文台,执行探月工程任务只是探月团队科研工作者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张华一年中有近200天都在南山观测站,他除了观测“嫦娥”外,还对脉冲星、分子谱线等进行观测。这些听起来十分晦涩难懂的科研领域知识,张华说起来却头头是道,很是吸引人。  新疆天文台成立于1957年,经过62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我国西部重要的综合性天文研究机构。艾力是新疆天文台发展历程的见证者之一。他说,最早的南山观测站只有一架25米的射电望远镜,现在有18厘米太阳色球望远镜等众多天文观测设备。这里凝聚着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的智慧和心血。  34岁的闫浩是探月工程团队最年轻的工程师,执行过两次探月工程任务。他的工作是根据观测需求研制、升级、改造设备。“整个过程都是未知的,很有挑战性。”闫浩说。  最近,马军忙着110米口径全可动射电望远镜的相关技术研发工作。他兴奋地说:“该项目已进入立项审批程序。建成后,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全可动射电望远镜。”  “是使命感激励着每个人必须做好。”王娜说,今年年底前后将发射“嫦娥五号”,未来还将实施火星探测计划,新疆天文台将继续参与执行任务。参与探月工程,使天文观测的技术与设备得到更广泛应用,为我们将来把目光投向更遥远的天体,开展火星、木星乃至更远的宇宙空间探测做准备。  (原载于《新疆日报》2019-05-24A02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日前在纳木错开展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中,由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研究院(以下简称“空天院”)研制的系留浮空器新技术正式应用,于5月23日凌晨达到海拔7003的高度。这一高度也是世界范围内已知的同类型同量级浮空器驻空高度的世界纪录。  为更好地利用新技术服务第二次青藏科考,空天院科研人员自主研发三款系留浮空器:“极目一号”“极目二号”“极目三号”。三款浮空器体积从小到大,驻空高度由低到高,系统复杂和技术难度也是逐渐递增。其中,执行此次任务的“极目一号”是高原体验版,体积2300立方米,是我们流线型浮空器在青藏高原的首次应用,可携带科学探测仪器进行垂直剖面和驻空观测,将为后续浮空艇的研制进行技术探索和应用积累。“极目二号”(研制中)是科考定制版,为第二次青藏科考量身定做,设计驻空高度为海拔7000-7500米,将能在藏东南鲁朗站,藏中部珠峰站、纳木错站,藏西部慕士塔格站等多站点通用。“极目三号”(研制中)属于技术突破型,设计驻空高度将超过珠峰高度,平台技术难度、驻空高度、携带载荷所取得的可能成果,都将是空前和突破性的。  上述浮空器从艇体的设计到所用材料,其控制系统、电源系统以及载荷舱和地面锚泊设施等,绝大多数为我国自主研发。  本次科考活动由来自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空天院、长春光机所等单位以及西藏相关科技部门的50多位科考队员开展,旨在更深入地研究青藏高原乃至“亚洲水塔”的气候环境变化,为高原可持续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在浮空器升空过程中,多种仪器将同步观测纳木错流域的大气物理与大气化学等多种参数。  为了创造这一纪录,科考队员们经历了高寒缺氧、暴风雪、强太阳辐射、昼夜连续观测等多种考验。5月22日凌晨,“极目一号”首次试飞达到海拔6608m的高度,此前,空天院在藏东南创造了将系留浮空器升空到海拔6390米高空观测的纪录。

最新资讯
上海硅酸盐所举办第十五届公众科学日活动
兰州分院助力2019年甘肃省科技活动周
科学传播“浙”里有特色 引得“巴铁”专家团取经交流
第四届中国创新挑战赛(宁波)及第八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宁波赛区启动
苏州纳米所“中国科学院新疆地区研究所智能安全大数据管控系统”项目实施方案通过评审
【新华网】西双版纳植物园举行“植物园+青年科学节”暨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活动
【光明日报】我国自主研发的系留浮空器突破海拔7000米
【中国新闻网】海拔7003米!中科院空天院浮空器创高空探测世界纪录
【中国科学报】我国系留浮空器突破海拔7000米
古生物学者发现:亿年前两栖动物的捕食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