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2019年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网年度工作报表,点击这里

发布者:发布时间:

  兰州大学西部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组成的团队于北京时间20日发表最新成果于《自然—通讯》(NatureCommunications),研究揭示,两千年前,人类活动已成为影响亚洲沙尘暴的主要因素。  该论文的并列第一作者与通讯作者陈发虎表示,目前,中国对过去两千年来气候变化对社会经济及朝代更替的影响已有较好研究,拥有相关的可靠演化历史重建及其影响的关联研究。但是,对于东亚夏季风降水引起文明更替后的生态效应,一直是未被科学界探索的科学问题,特别是气候环境变化导致人类活动变化,进而影响生态环境改变还缺少科学考证。  黄土高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沉积最厚的沙尘暴堆积区,其面积达到64万平方公里。粉尘从源区扬起,大量沉降到黄土高原,该区域研究可揭示亚洲沙尘暴的历史。  2009年9月,陈发虎带领的团队钻取了山西北部吕梁山山顶名为“公海”的高山湖泊的湖芯样本。“该湖泊位于黄土高原之上,没有受到直接人类活动干扰,是研究亚洲沙尘暴变化与人类活动关系的理想载体。”陈发虎说。  通过提取样品中的沙尘暴组分(沉积物中直径为19至78微米的颗粒),该团队重建了过去2000年亚洲沙尘暴的历史。  通过对比过去2000年沙尘暴记录、粉尘源区人口数量以及夏季风雨量,团队揭示了两千年来亚洲沙尘暴的变化规律——东亚夏季风增强时,降雨增加,生态趋好,战乱减少,王朝兴盛(如汉、唐、北宋、明朝等),人口迅速增加,农业发展,开垦草原和荒漠草原为农田,林草植被遭到破坏,进而粉尘源区扩展,最终导致沙尘暴活动快速上升;相反,东亚夏季风减弱时,沙尘暴活动减少。  该研究表明,东亚夏季风降水变化不仅对中国朝代文明的更替具有重要影响,还产生巨大生态效应。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刘建宝研究员也是这项研究的主要参与者,他说,不论未来气候如何变化,减少人类活动是控制该地区沙尘暴活动唯一有效措施。因此,在该地区因地制宜实施可持续土地利用政策(如退耕还林还草)将十分重要。

发布者:发布时间: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及时发布病毒数据更该是我们的道义和责任。希望学术界能够促进数据的传播与共享,避免不必要的发布延误。”  中国科学院官方微信20日下午发布了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研究员、《国家科学评论》生命科学评审组长吴仲义和中科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学术主任、《国家科学评论》执行主编蒲慕明的上述共同呼吁。  这两位知名专家表示,鉴于当前疫情的严峻形势,选择不公开病毒相关的数据有悖科研道德。应对数据发布,国内已经建立一些开放数据库或开放数据分析平台以及学术期刊,应该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促进数据发表。  “胡萝卜”方面,他们建议期刊接收发表初步处理的组学数据,更进一步,基于先期提交的数据完善的分析结果(即便没有新的数据产出),也应该随后继续接收。“大棒”方面,期刊应当对那些隐瞒公共卫生安全数据的论文严肃对待,拒绝发表这种不道德学术行为的研究。“正如不符合动物实验伦理的研究无可转圜地拒稿,隐瞒对公共卫生安全至关重要数据的行为,业内更应该秉持零容忍的态度”。  吴仲义和蒲慕明说,2020年伊始,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两周前,疫情日益严峻,他们曾呼吁同行,将此病毒的基因组数据尽快公开,因为这些数据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有重大意义,国际学术界也通过不同渠道紧急敦促数据共享。然而事与愿违,需求越来越迫切,而国内数据的发布却非常缓慢。“现在,我们再次呼吁加快新冠病毒的数据发布速度。基于专家初步分析病毒进化的结果,我们有更充分的理由重复前述倡议”。  目前,病毒在人群中进化的初步分析仅能基于有限的公共数据,截至2月10日,共有55条新冠病毒基因组可公开获取。其中,在1月22日以前获取的31份测序数据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国(仅有1例来自于美国),然而1月22日以后,余下的24份数据一律源于境外。“数据背景的断层,使我们很难在时间与地理上找到连续的规律。数据不规范公开的趋势彰显了学术界的矛盾”。  他们指出,新发布的数据主要来自于国外而不是疫情严重的国内,关于测序数据是否应该公开发布和自由获取,在国内网络上颇有争论,根源在于如何保护研究贡献、影响知识产权。研究人员对“高分期刊”过度看重的不良风气,在这次疫情里已显示不仅仅是学术圈内的问题,扣留数据通常不会干扰社会的正常运行,但在当前的危急情形下,影响会严重而深远。的确,第一批发布病毒序列的论文阐明病毒有人传人的可能,但是没及时告知社会。未来回顾这次疫情,这几天的延迟可能是关键。  这两位专家提醒,虽然看起来病毒似乎进化迟缓,但是有一些信号不能掉以轻心:首先,大部分的氨基酸序列突变都出现在近期国外报道的数据中,隐示病毒也许正进化中;其次,8个氨基酸序列突变成簇出现,一个突变似乎促进另一个突变的发生;第三,尤其需要警惕的是位于病毒ORF8基因中28144位点上的突变。这样的跃变看起来很惊人,但样本数量不够大,统计学上未必可靠,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查清楚这个突变是否是个危险讯号。  最坏的可能性是,经历了两个月的“慢进化”模式之后,新冠病毒“摸索”出进化的途径,开始蠢蠢欲动。SARS病毒进化的第一阶段也恰好是两个月。前述推测不确定性都很高,因为样本数实在不够大,“只有完整并及时地发布数据,才有可能尘埃落定”。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21日在相关发布会上指出,科学试验证明,新冠病毒是不会通过皮肤传播的。  21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针对各行各业都在进入复工复产阶段,如何做好防护的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表示,需首先了解两个方面:一是病毒是怎么找到人体的,二是病毒是怎么侵入人体的。科研攻关团队根据前线的医护人员和科研人员反映的传播可能性,比如气溶胶、粪口传播,按照不同的生活和工作场景,设计了很多的试验来回答病毒的传播途径和致病机制。  周琪指出,针对气溶胶的传播,多个跨学科团队设计了很多试验。初期的试验显示,比较确定的传播途径是,经呼吸道的飞沫传播和密切接触传播。如果满足密闭空间、长时间暴露、高浓度三个条件,存在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但在开放环境中,通过气溶胶传播新冠病毒的几率极低。因此,最重要的是注意个人防护,减少与潜在病毒接触的机会,切断病毒传播的路径。对于复产复工的单位建议:一是对相对人员密集的工作场合,要保持通风。二是在工作场合中,同事之间保持适度的距离,这都是有效的防护手段。  针对病毒是怎么侵入人体的问题,周琪做出如下解释:病毒主要是从人体黏膜侵入,如口腔、鼻腔和眼部。在病毒进入人体的过程中,必须做好对这些部位的重点防护。比如在人员密集区域,正确的佩戴口罩是可以切断病毒进入肌体的重要措施。  关于其他传播途径,周琪指出,科学试验证明,新冠病毒是不会通过皮肤传播的。因此即使如大家担心的粪口传播,只要保持正确的洗手方法和养成勤洗手的习惯,也可避免病毒通过这些途径传播。“所以我相信,随着确诊病人和疑似病人数量的不断下降,随着我们对新冠病毒特性的不断了解,随着病毒防控手段的不断更新,精准的防控病毒传播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周琪说。

发布者:发布时间:

  记者20日从海军军医大学获悉,为减轻医护人员面部不适,预防器械相关压力性损伤,由该校药学系专家牵头研发的“预防口罩和医用护目镜压力性损伤的防护凝胶贴片”已于近期完成了研制、备案、注册和生产定型。目前,首批6000份由该校发至武汉火神山医院,用于一线医务人员的医疗防护。  据了解,身处抗疫一线、不间断作战的医护人员长时间佩戴口罩、护目镜等护具,导致鼻部、脸颊部、额部、耳廓后部极易产生器械相关压力性损伤,面部皮肤红肿甚至破溃,严重影响救治工作的同时也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课题负责人杨峰教授介绍,针对这种压力性损伤,他们研究发现预先在脸部用亲水性医用水胶体类敷料进行密封性敷贴,通过水凝胶类材料的缓冲降低对局部的挤压,保证或促进血液循环,可有效保护脸部口罩和防护镜接触面的皮肤。水凝胶的基质层主要成分是高分子材料,高分子材料在水中溶胀,溶解,并形成高黏度凝胶,稳态下呈半固体状态,表现为黏弹性。水凝胶还有一个特点是过敏概率比较低。因此特别适合作为头面部压力性损伤的防护和治疗的新剂型。同时,水凝胶贴剂的组成更为科学合理,工艺条件适合工业化生产。  基于此,他们集中人员在短时间内开发并生产了适用于预防口罩和医用护目镜压力性损伤的防护凝胶贴片。这种防护贴在设计上与皮肤纹理一致,不易剥脱的同时有效促进了皮下循环,可防止损伤加深或继发感染,显著提升了医护人员长时间佩戴医疗护具的舒适性。

发布者:发布时间:

  请在脑中描绘这样的情景:1200万年前,在南美洲北部的沼泽与河流中,一些曾生活于此的巨大雄龟正在为配偶和领地进行一场史诗级的战斗。雄龟2.4米长的壳前方长着非比寻常的巨角,用以彼此冲撞、角力,巨角甚至可以抵挡体形超巨龟3倍的鳄鱼的攻击。  据《科学》报道,这是在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出土的新化石描绘的场景。这种重达1100公斤的龟称为“地纹骇龟”。它们虽然看起来像是凶猛的猎食者,但通过仔细观察其巨大下颚,科学家推测,它们实际上是以硬壳软体动物和巨大果实为食的。  尽管地纹骇龟早在1976年被发现,但当时只有龟壳碎片,这是研究者第一次在其化石中发现它们的壳上长有角。  在过去的6年里,西班牙罗萨里奥大学古生物学家EdwinCadena及其同事,在委内瑞拉北部和哥伦比亚塔塔科亚沙漠中发现了几块完整的地纹骇龟化石,其中还包括首次发现的一块下颚化石碎片。这与此前在巴西和秘鲁发现的下颚化石(此前被归类为其他物种)十分相近。  Cadena和同事在近日发表于《科学进展》的一篇论文中提出,根据新发现的下颚化石与其他地区出土的下颚化石的匹配情况,他们认为,所有的化石残骸都应该被归为地纹骇龟。这意味着这个重量几乎与河马一样的巨龟,曾经分布在从巴西西北部到秘鲁、哥伦比亚,一直到委内瑞拉沿岸的大片区域中。在当时,该地区是一个庞大的河流和湿地体系。  此次发现的地纹骇龟新化石,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之前从未发现的角。瑞士弗里堡大学古生物学家WalterJoyce表示,这些角的一侧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它们“真的很醒目,也很奇怪”。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些角属于该物种的雄性所有,它们可能利用角来互相争斗。Joyce也这样认为。而这一观点从现代陆龟身上得到了印证。如今的雄性龟也会为了争夺配偶而打斗,甚至把对手打翻。Joyce说,由于地纹骇龟生活于沼泽和河流,它们的战斗方式可能会有所不同。  而人们对地纹骇龟如今生活在亚马孙河丛林中部的近亲海龟的行为却知之甚少,它们很神秘。Joyce哀叹,“而且我们也没有海龟研究界的珍妮·古道尔。”  新出土的下颚碎片同时暗示,地纹骇龟可能不是早期研究所认为的凶猛掠食者。这些新化石显示其在口腔顶部有一个宽阔圆润的表面,可以用来研磨,这表明,这种动物可以用它强有力的下颚咬碎软体动物的壳。地纹骇龟近30厘米宽的大嘴巴,可以让它吞下巨大的棕榈果实并散布它们的种子,就像今天的一些海龟一样。  Cadena说,如此多样化的饮食,可能是地纹骇龟如此巨大的原因。他补充道,这样的体形是对付同样生活在该地域中,类似10米长鳄鱼等巨大掠食者的一种有效防御手段。新出土的几枚地纹骇龟壳化石上都有咬痕,甚至有一颗疑似鳄鱼的牙齿仍嵌在壳中。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26/sciadv.aay4593

最新资讯
胶州湾国家野外站开展季度月综合调查航次
【中国新闻网】祁连山生态保护国家重大科技立项
【中国科学报】泥石流灾害预判与综合防控关键技术项目团队 成果应用让泥石流灾害可预测
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等 DMTO甲醇制烯烃装置单耗进入“2.8时代”
【中国新闻网】中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亚洲沙尘暴两千年前主因已为人类活动
【中国科学报】深圳先进院技术化解护目镜起雾难题
【中国新闻网】中科院专家呼吁以“胡萝卜加大棒”促病毒数据及时发布
【中国新闻网】中科院院士周琪:新冠肺炎病毒不会通过皮肤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