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据英国《自然·通讯》杂志日前发表的一篇遗传学研究报告,加拿大科学家对相同地域、不同区域的千名个体所进行的分析调查显示,暴露于局部环境因子——比如空气污染,要比遗传背景对调节基因表达和健康有更大影响。  工业化和化石燃料使用的增加,在世界许多地区导致了空气污染,其中可吸入颗粒物是许多城市和地区空气的首要污染物,而可吸入颗粒物主要经呼吸道进入人体。过去人们认为,有不同遗传背景(研究某一特定性状的基因时,基因组中其余的DNA组成即为该基因的遗传背景)的人对环境因子有着不同的反应,因此个体对特定疾病的遗传率和患病风险也不同。然而,环境暴露导致的患病风险和环境暴露与基因组的相互作用,迄今仍未被人类完全理解。  鉴于此,加拿大安大略省癌症研究所科学家菲利普·安沃达拉及其同事,从来自魁北克不同地区的1007名实验对象中,搜集并评测了包括环境暴露、健康、基因表达水平和全基因组遗传差异信息等数据。  通过调查和分析,研究团队发现,血液样本中表现出的环境对基因表达的影响,大于遗传背景对基因表达的影响。除此之外,局部环境空气污染,譬如说细颗粒物(PM2.5)、二氧化氮和二氧化硫,则会调节人体内影响心血管代谢特征与呼吸特征的基因表达,而它们可能导致肺部疾病和动脉硬化。  研究团队最后总结称,此次的新发现显示了局部环境是如何直接影响个体疾病风险的,同时也发现了遗传差异可以调节个人对环境挑战的应答。

发布者:发布时间:

  番荔枝科(Annonaceae)是早期分化的被子植物木兰目(Magnoliales)最大的科,广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是热带植物区系的主要科之一,全世界107属约2400种。海岛木属(Trivalvaria)是该科中的小属,世界番荔枝科名录数据库(AnnonBase)收录该属仅6种,主要分布在中南半岛及东南亚地区。该属主要的识别特征在于离腋生的花序,花梗很短(短于1cm),每心皮具1枚基生胚珠,果期时每分果仅具1粒种子。  目前为止,缅甸记载该属仅有大叶海岛木(T.macrophylla)和海岛木(T.costata)2种。  中国科学院东南亚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自2014年在缅甸北部葡萄地区开展中缅联合科考以来,采集到不同花果期约十余号海岛木属植物标本,通过细致的文献和模式标本研究,确定其中2种为海岛木属植物新种。其中一种花瓣形态和大小近似于海岛木,叶近似于大叶海岛木(T.macrophylla),但花瓣为粉红色明显区别于其相似种,因而将该种命名为红花海岛木(T.rubra Y.H.Tan,S.S.Zhou&B.Yang)。另外一种叶与T.argentea相似,但该种内外轮花瓣近等大,长6–10mm,宽3–5mm,而T.argentea花瓣大小为2×3mm。为了致谢东南亚中心项目对缅甸植物多样性研究的资助,科研人员将该种以东南亚中心英文名全称缩写来命名此种为狭叶海岛木(T.casseabriae Y.H.Tan,S.S.Zhou&B.Yang)。此次两新种的发现,丰富了缅甸地区海岛木属植物的记录,相信随着中缅联合科考及合作研究的深入,将会有更多的发现,增加对缅甸植物多样性的认识。  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PhytoKeys第94期“东南亚植物多样性专刊”上。该研究得到了东南亚中心的资助。 图1.红花海岛木 图1.红花海岛木图2.狭叶海岛木

发布者:发布时间:

        近日,中美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平台。其不仅可识别两种最常见的视网膜疾病,还能评估它们的严重程度。该平台还可以根据胸部X射线图像,区分儿童的细菌性肺炎和病毒性肺炎。相关成果日前发表于《细胞》杂志。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和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等机构的研究人员使用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卷积神经网络学习了超过20万张眼部光学相干断层扫描图。随后,他们采用“迁移学习”技术,让计算机学会将已获得的知识用于解决其他相关问题。研究人员还使用了遮挡测试,对图像的数百块区域进行遮挡,评测准确度是否受到影响,从而识别出每幅图像中令计算机做出相关诊断的最重要的病灶区域。        研究人员分析了人工智能平台对黄斑变性和糖尿病性视网膜病的诊断。结果显示,新技术可在30秒内判断检查者是否需要治疗,准确度超过95%。研究人员还将该工具应用于儿童肺炎诊断。通过检查胸部X光片,计算机能确定病毒和细菌性肺炎之间的差异,准确率超过90%。        除了进行医学诊断,该人工智能平台还可以提供转诊和治疗建议。此外,该技术还有很多其他潜在的应用,比如在CT扫描和核磁共振成像中区分癌和非癌病变。

发布者:发布时间:

天宫二号发射至今,已经绕地球旋转8000多圈。它佩戴了三副特殊功能眼镜,可以看到不一样的地球。作为地球人,如何让天宫二号帮我们探测地球?如何告诉它要探测哪里?它又如何把看到的告诉我们呢?快来点击下方长图,一探究竟吧!

发布者:发布时间:

  没错,正如Cody实验室出土的视频所展示的那样,在沸腾几分钟之后,水开始形成固态的冰晶,而且实际上还是冷的。简直要疯了对不对?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当前的条件,因为在正常情况下,冷冻的东西没办法很快就煮沸,所以先把水壶放边上。  正如视频所解释的,你需要有一个压力室,用一个真空泵将你需要用来烧水成冰的区域内的所有空气都抽走。然后在里面放上一个装着60毫升的室温自来水的烧杯。  在压力室里,烧杯外面还套上一个更大的杯子,里面放着一种用硫酸镁制成的盐,杯身则涂上了硫酸钙。  这两种物质不是用来帮助水的沸腾和冻结进程,而是用来吸收压力室内的水蒸气,以免压力室因为水蒸气积聚而受损。  然后将一些方解石固体加到水里,作为“沸腾的晶片”。它们不会影响到任何温度,但能帮助水煮得更顺畅。  好的,现在一切已经就绪。  在压力室内,水不是通过温度的升高来煮沸,而是通过降压达到煮沸的效果。  正如Cody解释的,液体的沸点取决于温度和压强。而液体的温度越高,蒸汽压就越高。  在10℃(水的正常沸点),蒸汽压力为1标准大气压,或者0.101325兆帕斯卡(MPa)。这个时候,水会开始蒸发,状态将从液体变成蒸汽。  但在室温下,水的蒸汽压要低得多,所以它是处于稳定状态的,不会沸腾。  使用这些原理,你可以把室温水放入一个压力室中,接着开始去除空气(因此压力降低),几分钟后,沸点温度将下降到水温以下,水就会在没有加热的情况下达到沸腾。  Cody说道:“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继续降低压力,水应该会继续沸腾,但实际上它会失去热量。因为水分子来回跳动,最热、或者动能最大的分子会像气体一样离开,烧杯中剩下的水分子就会变得更冷。”  在视频中你可以看到,当水沸腾时,它的温度会下降到冰点。  正如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哈佛西湖高中的物理系所解释的那样,当你通过降低压力来烧水的时候,处于液态状态的分子会把能量转化成气体。  他们解释道:“很明显,气态分子比那些无法克服分子间弱力的分子具有更多的动能。”  “所以说,随着煮沸过程的进行,液体会不断地失去热量。继续运行真空泵就会阻止气体分子的压力重新凝结,使得沸腾继续进行下去。最终,液体的温度就会下降到足以冻结的程度。”  物理简直帅呆了。

发布者:发布时间:

        英国《自然·生态与演化》杂志14日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称,研究人员利用最新测序技术,成功从16世纪墨西哥流行病受害者的牙齿中,鉴定出肠道沙门氏菌的基因组,从而判断导致16世纪发生灾难性流行病的罪魁祸首可能正是沙门氏菌。而此前,想从人类遗骸中鉴定病原体几乎不可能。        很久以来,从人类遗骸中测定其所感染病原体的难度非常大,这是因为大部分病原体都不会在骨骼上留下痕迹。此次,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及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团队,使用了一种名为“MALT”的最新型鉴定技术,从10名墨西哥原住民的牙齿中鉴定出了沙门氏菌的DNA序列。这些人被埋在“Cocoliztli”(纳瓦特语中指“瘟疫”)坟场,可以追溯至欧洲人与当地人早期接触时期。过去,有科学家曾根据流行症状的历史记录,提出造成疫情暴发的是某种伤寒,此次鉴定出肠道沙门氏菌(引起伤寒的细菌)则印证了这一猜测。        该研究向人们揭示了美洲第一次出现的沙门氏菌,这些病菌可能由欧洲人传播来,给当地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由于墨西哥的原住民之前从未接触过肠道沙门氏菌(但已知其存在于中世纪的欧洲),因此极易感染,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当时事件造成的死亡率极高。        人员表示,在欧洲人与美洲人首次接触后的几个世纪里,他们之间以类似的方式发生了多种疾病(如天花、流感和麻疹)传染。这些疾病不会在骨骼上留下“罪证”,曾让科学家无处追寻,但是凭借新技术MALT,有望在未来帮助人们鉴定出更多致病DNA病毒和细菌病原体。

最新资讯
中科院8人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光明日报】云南发现中国新记录植物大叶可爱花
“国之重器”上天入海 中国硬核科技越来越抢眼
新疆理化所从乌头属植物牛扁中发现新亚骨架类型二萜生物碱
合肥研究院在提升有序Double Half-Heusler热电性能研究中获进展
首届液态金属机器人前沿技术高峰论坛暨机器人大赛举办
南京地理所等在全球河道型水库水下地形建模和水量估算研究中获进展
武汉植物园在肯尼亚西部切兰加尼山区药用植物资源调查研究中获进展
合肥研究院发现针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高选择性PI3Kδ抑制剂
华南植物园在石斛花香物质香叶醇代谢调控研究中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