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在鼠标、手机、玻璃杯、陶瓷杯、插销、档案袋等介质的表面,都能显示出不同清晰度的指纹,甚至指纹中的呼吸孔均能成功识别。值得一提的是,基于该类材料,研究团队还设计并制备了余辉显示屏。通过电流驱动和系统控制,首次实现了材料在余辉显示领域的应用。  早在炎帝时期,人类就发现了长寿命发光的余辉现象,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夜明珠”,经过千百年的发展,余辉发光现象依旧常见于无机发光材料,即能发出磷光的高标准天然无机材料。近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希望设计出高效的能长时间保持余辉的有机室温磷光材料。  这种执着,让科研工作者们距离梦想更进一步。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黄维、南京工业大学教授安众福联合新加坡国立大学刘小钢教授,提出“发色团限域”策略,最终实现了分子态高效蓝色室温磷光,成果发表于国际顶尖学术刊物《自然·材料》。  研究团队还“一光多用”,开发出具有多重应用价值的磷光材料器件,并尝试将其应用到指纹识别中。值得一提的是,该材料黏附指纹的能力较强,在鼠标、手机、水杯、档案袋、金属等日常生活中常见物体上,均能很好地显示出来指纹。虽然目前这些应用还处于实验室阶段,但对科研人员来说,这些探索对理解有机磷光材料分子结构、堆积方式与发光性能的关联机制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为纯有机室温磷光材料迈向新应用奠定了基础。  妙手偶得,推开有机室温磷光世界一扇窗  于茫茫黑夜中熠熠闪光的夜明珠,被视为人间宝物。传统的夜明珠,是一种在撤去激发光源后,仍能持续发光的特种蓄光型材料,也被称为磷光材料或长余辉材料。  有机超长磷光材料,被业界誉为“有机夜明珠”,近年来备受关注。继2019年“有机超长磷光材料”首次入选中国科学院与科睿唯安联合发布的《研究前沿》化学与材料科学领域的Top10热点前沿后,2020年该研究方向——有机室温磷光材料再次入选。  目前,中国、新加坡、美国、英国、日本等国科研人员在有机室温磷光材料领域做了很多重要工作,通过引入溴/碘等重原子、引入芳香碳基、形成晶体等具体方法,合成了多种有机室温磷光材料。  “以往,室温磷光材料通常是含贵金属的无机物或金属有机化合物,这些金属在地表的丰度很低、存量有限,而且价格昂贵,例如铱、铂。所以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集中于不含金属的纯有机磷光材料上。纯有机化合物的磷光材料,多由碳、氢、氮等元素构成,他们在地表含量高,合成相对简单,但它们要被限制在77K,即零下196摄氏度的环境中才能长时间发光。”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安众福说,2010年他还在读博士时,开始研究能够超长时间发光的有机磷光材料,自此打开了磷光世界一扇窗。  2010年的一个傍晚,安众福像往常一样,将有机磷光材料样品附着到硅胶板上,在关掉紫外灯的瞬间,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亮光。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情况下,材料只在紫外灯照射下才会发光,关掉灯亮光也会随即消失。”安众福不甘心,又试了一遍,一闪而过的光依旧存在。他当即换了短波长的紫外灯去照硅胶板上的样品,这时,不但出现了一道余辉,还持续了10秒左右。  安众福既惊喜又惊诧,有机材料通常很难观测到室温磷光,一般在低温下比较容易实现。而且,在有机材料科学实验中,撤去激发光源后还能发光数十微秒即为“长时间”发光,而他们观测到的磷光却可发光约10秒。他们把这种材料定义为“有机超长余辉材料”。  在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黄维等人的指导下,2015年,安众福所在的科研团队,在世界上首次设计并制备了多个系列的室温单组份有机长寿命磷光材料。  受“冷冻”启发,独特结构提高发光效率  6年前让安众福在有机室温磷光材料领域“初啼新声”的那项研究,核心在于首次提出的“H—聚集结构稳定三重态激子”的设计思想。这种结构设计的研究思路,让研究团队获得一系列新型的小分子和聚合物纯有机超长磷光材料。此次发表的成果,亦能寻得其中痕迹。  “促进单重态和三重态之间的系间窜越,抑制三重态激子的非辐射跃迁是实现纯有机室温磷光的关键。”安众福指出,由于三重态激子的耗散途径很多,如延迟荧光、三重态—三重态湮灭等,这严重影响纯有机室温磷光性能的提升。  “我们阅读大量文献并做了很多尝试后发现,在77K的低温环境中,被冻住的蓝磷光材料更容易高效发光。这启发我们,在室温下限制磷光材料中分子运动,是不是也可以实现蓝色磷光材料的高效发光?”安众福说,在此次研究中,团队基于强作用力的离子键,创造性地提出“发色团限域”策略,他们以均苯四甲酸(PMA)这一多羧酸化合物为研究模型,通过结构设计,合成了均苯四甲酸四钠盐(TSP)的高效蓝色室温磷光离子晶体材料。  “这相当于把磷光材料的分子包裹在一个由离子键搭建的笼子里,离子键包围在分子周围,周围的抗衡离子将发光的分子,也就是发色团,限定在一个刚性、孤立的笼子里。各个方向的抗衡离子和发色团相互牵制,形成稳定的结构。同时,羧酸基团不仅可以形成离子键,而且还有利于促进激子的系间窜越。”安众福介绍,光激发后,有机离子晶体TSP呈现明亮的蓝色长余辉现象,其寿命可达168.39毫秒。  “研究发现稳态光致发光光谱和磷光光谱几乎完全重叠,仅在325纳米处出现一个极小的荧光峰。较大的磷光峰占比从侧面说明了其高效的磷光效率,磷光效率高达66.9%。”安众福兴奋地说。  一光多用,在多个领域展现应用前景  最简单的分子却能实现最优异的磷光性能,为了进一步验证“发色团限域”策略实现分子态高效室温磷光的普适性,该团队调整抗衡离子和发色团单元,设计合成了5个蓝色磷光材料、2个绿色磷光材料和5个黄色磷光材料,均实现了长寿命、高效室温磷光。其中,蓝色室温磷光发光效率高达96.5%。  有机离子晶体的高效长余辉和水溶性特征,也让团队看到理想照入现实的希望。他们基于离子晶体TSP制备了加密墨水,通过喷墨打印技术,将有机室温磷光材料TSP打印到需要显示的位置,实现了材料在数据安全方面的应用。  记者看到,在一张纸上,写有“My hometown Nanjing is a charming, bustling, metropolitan city with a long history”。在普通日光下,打印出的纸张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关掉光源后,“Materials”的蓝色加密信息显示出来,这些蓝色字母的颜料便来自有机室温磷光材料TSP。  基于该材料的喷墨打印加工性能,团队还打印了高精度的世界地图,进一步展示了该类材料在加密墨水方面的应用潜力。  不仅于此,这类离子化合物还能与指纹中的油脂等富羟基结构结合,用于指纹识别。  记者看到,在鼠标、手机、玻璃杯、陶瓷杯、插销、档案袋等介质的表面,都能显示出不同清晰度的指纹,甚至指纹中的呼吸孔均能成功识别。  “我们将TSP材料研磨成粉末,洒在鼠标、手机等介质的表面,TSP可以与指纹中的油脂发生作用,就会显示出指纹的轮廓。”安众福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该类材料,研究团队还设计并制备了余辉显示屏。通过电流驱动和系统控制,首次实现了材料在余辉显示领域的应用。  “雷达探测时,会在屏幕上显示位点信息,将TSP植入雷达显示材料中,在电流驱动下,不仅实现了0—9数字的余辉显示,而且因为余辉停留的时间长,可以显示出目标移动的距离和方向轨迹,有利于雷达扫描的示踪显示。”安众福展望,这种显示效果还可以用于医学影响成像,将磷光材料注入生命组织中,在光激发后,可以清楚看到组织中的成像轮廓,但这还需要大量的实验测试。  不过,目前的加密、指纹识别、雷达示踪等尝试都还只是在实验室阶段,要进入产业化还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验证。“科研人员的使命是应社会发展需要,不断革新,推动社会变革。”安众福说。(原载于《科技日报》2021-09-2205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学陈蔚,华中师范大学杨忠、庞龙刚,华南师范大学贺亚运以及美国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柯伟尧和王新年,通过计算模拟研究了重离子碰撞中由喷注诱导的马赫波,并且引入另一种称为二维喷注层析的技术,为捕捉扩散尾流幽灵般微弱的信号提供了新手段。研究成果发表于《物理评论快报》。  宇宙大爆炸几个微秒后的短暂时间内,宇宙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新核物质形态,类似于亚原子汤,被称为夸克胶子等离子体。15年前,包括中国科学家参与的几个国际实验合作团队研究发现,夸克胶子等离子体是一种完美流体。  在实验室里,高能重离子碰撞会产生体积只有原子核大小的夸克胶子等离子体。碰撞同时会产生一些极高能量的夸克或胶子喷注。实验和理论研究表明,喷注粒子在夸克胶子等离子体内传播时会发生散射并损失能量。这些喷注会以超声速穿过夸克胶子等离子体。就像高速飞行的导弹或喷气式飞机,一旦超声速,就会连续压缩周边的介质形成音爆,又称赫波。  研究喷注粒子在夸克胶子等离子体中的分布和传播模式,对于研究夸克胶子等离子体的性质十分重要。科学家预测,赫波信号伴随一个微小的扩散尾流,携带着喷注粒子在夸克胶子等离子体内部崎岖的轨迹信息。虽然人们通过实验结果对比很容易看到喷注粒子能量损失的现象,但很难捕捉到其传播过程中引起的赫波以及与之相伴的扩散尾流信号。  “扩散尾流的信号非常微弱,搜索它就像大海捞针。我们的模拟结果首次表明,可以使用二维喷注层析技术来获取夸克胶子等离子体中扩散尾流的微小信号。”该研究负责人王新年说。为了在“夸克胶子”大海中捞到细小的“超声”针,合作团队参照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强子对撞机上的铅核碰撞实验,以及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相对论重离子对撞机上进行的金核碰撞实验,模拟数十万个碰撞事件并进行筛选。  王新年表示,这种独特的方法“可以帮助降低噪声的干扰,捞到这根细小的针”。扩散尾流紧随赫波,就像一艘快速移动的船尾荡起的涟漪,可以作为喷注粒子超音速的信号。扩散尾流是粒子能损的体现,也是科学家一直在寻找这种超音速“尾迹”的证据之一。一旦夸克胶子等离子体中的扩散尾流被定位,人们就可以将其信号与背景中其他粒子区分开来。  同时,王新年认为,这项工作将帮助理解应该寻找什么样的信号来探索夸克胶子等离子体向物质的演变过程。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03/PhysRevLett.127.082301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21-09-22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雅尾鹓鶵复原图(章浩臻绘制)。中科院古脊椎所供图早白垩世反鸟类雅尾鹓鶵化石正型标本。王敏供图  尾羽是鸟类飞行系统的重要一环,其形态既受自然选择(空气动力学)的影响,也受吸引异性的性选择作用。性选择如何影响鸟类尾羽演化?一直备受学界关注。  科学家通过最新发现并命名1.2亿年前早白垩世反鸟类鹏鸟科的新属种“雅尾鹓鶵(yuānchú)”(鹓鶵亦称鹓雏,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鸟。《庄子·秋水篇》:“南方有鸟,其名鹓雏”),研究揭示出性选择和自然选择的动态相互作用对鸟类早期演化的影响。  两种特殊尾羽形态首次聚合  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王敏研究员、周忠和院士主导,并联合美国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南京大学、临沂大学、天宇自然博物馆等共同完成的这项有关鸟类尾羽演化的研究成果论文,北京时间9月16日夜间在国际专业学术期刊《当代生物学》上线发表。  刚刚获得科学探索奖的青年科学家王敏是论文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他介绍说,反鸟类是鸟类演化中最早发生全球性辐射分异的类群,在进化树上与今鸟型类(所有现代鸟类都是从中演化而来)构成姐妹群。不断发现的化石为追溯这一姐妹群近6500万年的共同演化历程中的生态-形态多样性变化成为可能。  雅尾鹓鶵化石产自辽宁下白垩统的九佛堂组地层,属于一类具有针型尾的中生代反鸟类,其尾羽由四对羽片状羽毛构成扇形,位于中间的一对尾羽显著加长,甚至超过体长的1.3倍,它上面的羽轴异常宽,与两侧的短尾羽构成一种从未在恐龙亦或中生代鸟类中见到的、但与太阳鸟等一些现代鸟类非常相似的针型尾结构。此次研究发现,雅尾鹓鶵将“末端羽化的羽轴主导型羽毛”和完全羽片化这两种特殊的尾羽形态首次聚合在一起。  或是“障碍原理”作用结果  许多雄鸟长有色彩绚丽、形态繁杂的尾羽,显然不利于飞行,但却有利于吸引异性,达尔文据此提出“性选择”的概念。王敏指出,当羽毛的长度超过尾羽构成的扇面的最大宽度所在界线时,超出的羽毛都会降低飞行的效率,这样的羽毛往往都是性选择的结果。  他说,相较于“末端羽化的羽轴主导型羽毛”,雅尾鹓鶵身上那对完全羽片化的长尾羽无论是在生长还是日常维持上,显然对个体本身的生存更加不利,而这样一种从自然选择角度来看越是不利的装饰性特征,多数情况下越是反映出持有者相对更好的竞争力(获取食物、筑巢、抚育后代等),这种性选择机制被称为“障碍原理”,雅尾鹓鶵尾羽的结构很有可能是“障碍原理”作用的结果。  交互作用共同影响鸟类演化  王敏表示,不同于反鸟类,中生代的今鸟型类都具有扇状尾羽,但却很少具有装饰性尾羽结构。研究团队通过统计所有发现的反鸟类和今鸟型类,发现受性选择作用出现的长尾羽在反鸟类中较为常见,并由此提出尾羽形态在这两个姐妹群中的截然不同,是二者不同生态习性的结果:  反鸟类以树栖为主,需要通过形态夸张的尾羽绕过灌木的遮挡,才能吸引异性;早期的今鸟型类栖息在开阔的湖边,复杂的尾羽形态容易被捕食者发现,所以适应空气动力学的扇状尾羽在自然选择作用下分布更广,这些今鸟型类可能通过鸣叫、筑巢或其他方式吸引异性。  “不断发现的化石进一步显示,性选择、自然选择、生态机会等交互作用,共同对鸟类演化产生影响。”王敏说。

发布者:发布时间:

  9月16日,江西省政府与中国科学院联合举办的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在南昌举行。9月16日,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在南昌举行。摄影|江西日报记者海波  9月16日,以“‘十四五’科技创新与开新局”为主题的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在前湖迎宾馆开幕。  省委书记刘奇出席,省长易炼红致辞,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侯建国通过视频致辞,省委副书记叶建春主持。省领导梁桂、吴浩、赵力平、罗小云、谢茹;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院士张涛以及来自60多家国家级大院大所的领导、院士和专家出席。9月16日,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举行,在南昌主会场,企业参会人员就不同项目分别开展对接洽谈。摄影|江西日报记者徐铮摄  在主会场,我省部分重大技术需求精选项目以“揭榜挂帅”形式发布。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王昌林,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刘大响、王耀南、孙金声,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碳中和研究中心主任刘毅,中国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陈怀宇先后作主旨演讲;中国工程院院士张福锁通过视频作主旨演讲。大家围绕打造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战略支点、“智联江西”建设、航空产业体系构建、数字经济发展、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机制完善、应对碳达峰碳中和策略、金融助力科技创新、科技创新助推乡村振兴等主题进行深入阐述,为江西“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推进高质量跨越式发展,建睿智之言、献务实之策。  易炼红代表省委、省政府对各位院士和专家学者出席峰会表示欢迎,对大家长期以来关心支持江西发展表示感谢。他说,“智”无处不在,也是最能体现现阶段发展特征的字眼之一。我们已经连续举办三届江西智库峰会,每一届都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果,让我们受益良多。相比往年,本次峰会的时代性、针对性、融合性和参与性更强,契合了推进科技自立自强的国家战略,面向全省广泛征集共性关键技术需求400余项,新增高端人才进江西的内容,无论是参会单位还是出席人员都比上届有较大规模增长,彰显了峰会日益扩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我们要持续办好智库峰会,进一步发挥智库作用、挖掘智库潜能,柔性引进使用人才,广泛开展科技攻关合作,补短板、强弱项,大力提升江西创新能力,强力推动创新型省份建设,加快江西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步伐。 9月16日,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举行,在南昌主会场,项目集中签约仪式。摄影|江西日报记者徐铮  易炼红强调,新的征程上,我们对科学知识、科技创新和优秀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我们期待与各方有志之士一道,在江西这片充满希望的红土地上,开辟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境界。真诚希望国家级大院大所加强创新平台导入,助力江西厚植创新载体,继续支持建好用好“国字号”重大创新平台,推动更多高端创新平台落户江西,以创新平台为依托,促进院地实现更高水平的创新共赢。加强科技成果导入,助力江西产业转型升级,继续加大与江西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和企业的合作力度,推动更多科研成果在江西转移转化,促进江西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加强高端人才导入,助力江西涵养创新动能,在人才交流合作方面给予江西更大倾斜,支持江西引进和培育高层次人才和团队,促进江西打造人才高地。加强体制机制导入,助力江西优化创新生态,全面优化要素配置,完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加快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金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为江西“十四五”发展赋能聚力。  易炼红希望各位院士和专家学者围绕本次峰会主题,广泛交流、深入研讨,共同为推进江西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打造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战略支点,贡献聪明才智,创造更多合作机会。他表示,我们将持续深化“五型”政府建设,提速建设全国政务服务满意度一等省份,加快打造“四最”营商环境,为广大院士和专家学者在江西创新创业创造提供更加优质高效、暖心爽心的服务。9月16日,2021江西智库峰会暨国家级大院大所产业技术及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举行,在南昌主会场,装备制造、有色金属、生物医药等领域的成果展示,吸引了许多专家学者、企业人员的目光。摄影|江西日报记者徐铮  侯建国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工作,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科技创新正在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撑。江西是星火燎原、砥砺初心的红色圣地,具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基因;江西还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人文胜地,是一片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创新沃土。近年来,江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工作,始终坚持创新引领,大力推动创新型省份建设,综合科技创新水平指数连续7年位次前移,航空、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中医药、新能源、新材料、VR等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猛,江西正在成为科技创新的一片新热土。  侯建国表示,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科学院一直高度重视与江西省的科技合作,始终把科技促进老区发展、增进老区人民福祉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2018年院省会商以来,中科院和江西省科技合作迈上了新台阶。2020年,中科院与江西企业开展各类合作项目达119项,合作领域包括稀土新材料、先进制造、生物医药等众多高新技术产业方向,为助推江西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中科院将以此次活动为契机,持续与江西省开展全方位、高水平、深层次科技合作,推动更多创新成果在江西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据悉,此次峰会还将在上饶、萍乡、新余、吉安分别举办“创新驱动 融合发展”“创新与绿色融合 开放与合作共赢”“生态农业与新能源”“新型材料产业的创新与发展”专项对接会,并组织我省有关部门、高校、企业与参会专家学者进行交流对接合作,同步开展高端人才进江西活动。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科院老科学家演讲团部分成员聆听候选团员试讲。(受访者提供)2021年9月,白武明在汕头演讲,与聿怀中学高中学生互动。(受访者提供)2021年9月,徐文耀在演讲中与汕头市龙眼小学学生互动。(受访者提供)  “结合你的个人经历和科研工作,报告会更有趣味。”  “科学意义能不能讲得更清楚?”  “这个字体在屏幕上看不清楚,表述和细节上还需更严谨。”  ……  不是论文答辩,不是教师应聘,这是一群老科学家在“面试”另一位老科学家。  9月初,北京中关村。初秋的阳光洒进一间小会议室,这位领域内的大专家刚刚用1小时完成科普试讲,正在接受8位不同学科背景的同行们“挑剔”,并等待最后评议结果。  通过评议,他才能加入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  “这个事要做就做得好一点”  中科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是一支由中科院领导并得到中国科协支持的科普队伍。60多名成员,平均年龄69岁,以中科院退休研究员为主,兼有其他单位专家教授和热心科普事业的优秀中青年学者。  虽然团员里不乏各领域的大教授、老所长,演讲团成立20多年来,入团严格“面试”一直是传统。  哪怕已经做过上百场科普演讲,入团之前,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王文利仍经历了两次试讲。“这个团要求真高!可不是自报家门能过关的。”王文利感慨。  经历、身份、地位,不能轻易打动评委。某发射中心一位退休领导,主动请求加入科普演讲团,可第一次试讲就碰了壁。带着一堆建议回去,反复修改课件,还多次旁听了团员们的科普课,第二次试讲终于顺利通过。  “大家都觉得,这个事要做就做得好一点。”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研究员、科普演讲团团长白武明说。  把事情做好,先从提高门槛开始。要进演讲团,得有团员推荐,得有正高职称,最好60岁以上确保有足够演讲时间,以及必须在三次机会内通过试讲。  “我们不只是去告诉孩子们一个答案,而是告诉孩子们怎么提出一个问题。”科普演讲团团员、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原副所长高登义说,科学思维就是这样点滴培养起来。  “老科学家四个字是一种荣誉和责任”  每位团员年演讲超百场、“讲课冠军”一年能讲230多场、10位团员累计演讲超千场……科普演讲团走到现在并非易事。  20世纪90年代末,老团长钟琪骑着自行车,在北京挨个学校跑,找校长、找老师,找上门要给孩子们讲科普课,想不到却经常吃闭门羹。  一点一点坚持,局面慢慢打开。  有一次,白武明到广东一所学校演讲。在校门口等了半天,也没人出来领路,打电话联系,才出来一位老师:“哦,你就是来讲课的那个啊,来吧。”这才把他带到报告厅。  讲到一半,校长、副校长过来听了听,不走了。演讲结束时,校长一路把白武明送到门口,一再邀请:“明年一定再来啊!”  受欢迎,是一堂课一堂课讲出来的。  看五遍电影、读三遍小说,自己演算了200多道计算题,才有了这场以电影《流浪地球》为引子的科普讲座——“从《流浪地球》说起”。怎么能把孩子的心思“抓住”,又不被天马行空的问题“问倒”?原中科院地球物理所所长徐文耀拿出当年登上国际学术论坛的劲头,背后下足了功夫。  科普演讲团的团员们现在手头准备了200多个演讲题目,同一主题还有不同版本,以应对不同教育阶段和不同职业身份的受众。  “这个团的风气,有着不一般的严谨和科学。”42岁的张劲硕是科普演讲团“特招”的最年轻团员,目前还担任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一职。说起团员的身份,他有些诚惶诚恐:“老科学家四个字不是随便叫的,这是一种荣誉和责任。”  “后浪推前浪,何虑功不成?”  2014年,已经70岁的徐文耀到山西长治市壶关县石坡乡中学讲课。从长治到壶关有40分钟车程,石坡乡离县城还有40公里。  这场科普讲座是乡长极力争取来的。学校条件不足,乡政府暂停办公,腾出简陋的会议室。该讲课了,突然停电。乡长一着急,骑车赶了20里乡路,专门借回一台发电机,这才让投影仪“复工”。  赤诚之心,相互映照。  “互联网时代,偏远地区的孩子不一定懂得少,大城市也不见得就普遍重视科学素养。”科普演讲团一位成员说,“我们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让更多孩子知道科学家是怎么想问题的,这是对科学教育的一个补充。”  风雨兼程,科普演讲团的老科学家们仍觉得前路漫漫。但正如徐文耀在一首小诗中写到的:“后浪推前浪,何虑功不成?”

发布者:发布时间:

  准噶尔合短面猬正型标本(高伟摄,中科院古脊椎所供图)准噶尔合短面猬头骨照片和线条图(高伟摄、李录绘,中科院古脊椎所供图)猬亚科大耳猬(上)与短面猬亚科准噶尔合短面猬(下)头骨对比示意图(李录摄,中科院古脊椎所供图)化石发现地点近景(李录摄,中科院古脊椎所供图)  记者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获悉,科学家在内蒙古中部发现了一批约2000万年前的短面猬化石。经研究发现,这种在地质历史上只“短暂”存在过的猬科动物,可能与现生的多种刺猬一样有着非凡的扩散能力。相关研究成果近日已在线发表在国际期刊《历史生物学》上。  论文第一作者、中科院古脊椎所李录博士介绍,短面猬的化石十分稀少,这批化石主要包括准噶尔合短面猬较为完整的头骨及其他两种短面猬的下颌、牙齿等。  短面猬,顾名思义,具有奇特的面部短缩的特征。“短面猬头骨尤其是面部按照长宽比例相较其他猬科动物短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牙齿数量也更少。这种特殊的形态可能是为了改变食性,从而减少和其他猬科动物及习性相似动物的竞争。”李录说,比如短面猬具有和食肉类动物相似的裂齿,这可能意味着高度的食肉性。猬科动物是机会主义者,捕食对象以无脊椎动物为主,但短面猬可能更偏向于捕食脊椎动物。  据介绍,短面猬亚科在约3000万年前出现在蒙古国,在约2100万年前的早中新世开始在北美洲西部出现,而已知的最晚纪录是在约900万年前晚中新世的美国。相比亚洲其他短面猬,准噶尔合短面猬与北美洲短面猬的亲缘关系更加密切。据此推测,与准噶尔合短面猬关系密切的一支短面猬,可能在早中新世早期和若干食肉类动物一起扩散至北美洲。  而化石的发现地与首次发现准噶尔合短面猬的新疆富蕴距离超过2000公里,也证实了短面猬和现生的多种刺猬一样具有非凡的扩散能力。3种短面猬化石的发现表明短面猬在适宜的环境中具有相当高的分化和多样性。  尽管有着很强的扩散能力,但相比其他猬科动物,短面猬的存在时间却很“短暂”。李录解释,扩散能力不能作为衡量动物生存适应性的唯一指标,灭绝可能是多种因素造成的:短面猬可能以食肉为主,这导致其食性与其他猬科动物相比过于单一;非常特化的形态特征给短面猬预留的形态变化余地非常少,这使其很难在短时间内进行调整;而气候环境变化导致包括短面猬在内的北美洲所有猬科动物在晚中新世全部灭绝。  这种奇特的动物究竟长什么样?遗憾的是,因为短面猬化石数量有限,头后骨骼化石更是从未发现,可供复原的形态学信息严重不足,科学家还没能绘制出短面猬的复原图。而现生猬科动物的形态差异较大,也让人们更难想象已经灭绝的短面猬的样子。

最新资讯
科技部办公厅 国家开发银行办公室关于开展重大科技成果产业化专题债有关工作的通知
云南省科技厅召开云南实验室建设推进会议
河南省发布2021年“揭榜挂帅”科技项目榜单
山东省菏泽市召开产业技术研究院2021年度理事会暨大项目签约仪式
草地生态系统与生态畜牧业科学考察在青开展
浙江省科技厅召开党组会 交流部署双月重点工作
紫金山天文台在日珥爆发研究中取得进展
福建物构所无机深紫外非线性倍频开关晶体材料取得进展
上海高研院石墨烯复合膜高效脱盐研究取得进展
自动化所在多模式视触觉传感领域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