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近期,中科院力学所非线性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白以龙团队针对灾变破坏幂律奇异性前兆及灾变破坏预测方法的研究取得重要进展,为理解灾变破坏机理,建立灾变预测方法提供了新角度。该研究成果已发表在《地球物理学研究杂志》。  非均匀脆性介质的灾变破坏是广泛存在于自然界、工程界的一类破坏现象,由于其突发性和不确定性,破坏性和危险性往往较大。  通过大量的大理岩、花岗岩试样的准静态单轴压缩实验,研究人员揭示了灾变破坏前响应函数的幂律奇异性指数在-1和-1/2之间分布。基于灾变破坏的能量准则阐明了临界幂律奇异性指数的物理意义,并结合幂函数近似方法从理论上导出了临界幂指数的变化区间为-1到-1/2,印证了实验观测的结果。  研究人员基于临界幂律奇异性指数的分布范围并引入折算指数,提出了一个实时预测灾变破坏时间点的方法。基于实验数据的预测检验证明了该方法的有效性。并且,随着数据采样点逐渐趋近于破坏时间,预测值越来越精确,包含真实破坏时间的预测区间也逐渐缩小。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06-05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6月4日,辽宁省科技厅、沈阳市科技局、中国科学院沈阳分院、沈阳市浑南区政府四方签署《中国科学院沈阳国家技术转移中心成果转化基地(沈阳)共建协议》,加快推动中科院科技成果在辽宁省转移转化和产业化。  该成果转化基地是继辽宁省联合中科院建设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机器人与智能制造创新研究院、丹东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各地技术转移分中心等之后,又一种创新型合作模式的探索。成果转化基地作为集研发、中试、育成、转化等功能于一体的科技成果转化新型载体,以中科院所属科研院所的技术生产源为依托,面向沈阳高新区主导产业研发一批核心技术,解决一批切实需求,孵化一批高技术企业,打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机器人与智能制造、生命科学等创新集群,形成以沈阳高新区为中心辐射全省的创新驱动发展格局。  成果转化基地采用“1+N+M”的组织构架,即在1个新型研发机构下,建设N个工程技术中心(企业法人),实施M个研发及工程化项目开发。首期以建立先进材料产业技术工程化、智能制造产业技术工程化、基于质谱技术的个体化诊疗等三大工程技术中心为基础,引进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产业化等5个项目入驻成果转化基地。  据了解,辽宁省与中科院已有近30年的合作,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辽宁省企事业单位与中科院正在开展601项合作项目,新增销售收入116亿元。仅2017年,中科院在辽院所省内转化成果就达445项,合同额2.24亿元,省内转化率为38.73%。  (原载于《辽宁日报》2018-06-0501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科学技术是世界性的、时代性的,发展科学技术必须具有全球视野。不拒众流,方为江海。自主创新是开放环境下的创新,绝不能关起门来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气、借八方之力。”在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自主创新的这段论述,让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感触颇深。  “在听报告时我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开放创新的指示,很有感触。”近日,长期倾注于国产CPU研制和产业化的李国杰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习总书记的讲话为我们正确理解自主可控和开放创新指明了方向。  自主创新不是“自我创新”  实现CPU的国产化替代,一直是中国人的心结,也事关整个中国信息化产业的根基。然而,在国产CPU事业的发展中,我国一直有这样的一种舆论:要实现CPU等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就不能与外国公司合作,不能走开放创新的道路。  “自主创新绝对不能变成封闭的自我创新。”中科院院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校长郝跃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具体到芯片产业,这是一个需要全世界共同贡献的领域,“就算美国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芯片技术全‘包圆儿’”。  “不能认为我们只有把整个集成电路产业都做完了才是完全的自主可控。”郝跃说,这也是习总书记提出的“自主创新”要在“开放环境下”“深化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大家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有合作也有制约。  “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些关键的技术和产品还需要外国提供是历史造成的。”李国杰告诉记者,要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另起炉灶”,争取基本上用自己的技术实现自给;另一条是与国外合作,走“引进—消化—再创新”的路。“‘另起炉灶’和‘引进消化’是互为补充的两条道路,国家都应该支持。”  两条道路“互为补充”  目前,我国的芯片产业恰恰是两种模式并行:以龙芯CPU为代表的自主研发模式和以华芯通服务器芯片等为代表的“合作模式”。中兴事件发生后,社会上质疑“合作模式”的声音多了起来。  “发展产业有两个基本要求:安全可控和用户体验。党政军部门和商业市场对这两方面要求的侧重点不同,因此两条腿都要发力,同步前进。”李国杰说,对于安全性要求很高的产品,应该先考虑走另起炉灶之路,龙芯CPU等自主开发的产品这几年在国防应用上已取得长足进展,说明这条路走得通;而平板显示等民口领域走引进消化再创新的道路也取得了巨大成功,说明后一条路也走得通。  李国杰介绍说,我国平板显示曾经像集成电路一样受制于人,国内企业京东方公司从全资收购韩国现代集团第5代液晶生产线开始,下真功夫消化吸收,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全面掌握了TFT-LCD技术,从而后来居上、扭转乾坤,被习总书记誉为我国“供给侧改革的成功案例”,为我国如何走开放创新之路树立了榜样。  当然,自主和开放两条路各有优劣,都需要在“短板”上发力。李国杰说,另起炉灶的安全可控性较高,但生态环境要重新培育,一开始性能可能不如国外主流产品,因此要努力打造自主的生态环境,尽快提高产品性能;而走引进消化再创新的路,一开始可借用国外的生态系统,起点高一些,但安全可控性较差,要下大力气排除可能的后门和安全隐患,争取获得发展的自主权。  “不管走哪条路,最终目标是一样的,都是要自己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和发展的主动权。”李国杰强调。  “跟高手过招”要留后招  事实上,习总书记关于如何正确处理自主和开放之间的关系,早在2016年4月19日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作了明确阐述:“我们强调自主创新,不是关起门来搞研发,一定要坚持开放创新,只有跟高手过招才知道差距,不能夜郎自大。”  郝跃在接受记者采访中也提到,开放创新意味着在全球市场中的竞争与合作。中国拥有巨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应该在诸如通信、汽车电子等特定领域培育自己的优势,形成中国有竞争力的产品,真正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能在激烈竞争中拥有话语权。  “我们在芯片产业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首先要在最擅长的地方取得突破,形成优势领域,这样才有跟国际合作的基础。”郝跃说,如果各方在产业中相互依赖,就不用担心现在的境况会出现。  跟高手过招,更要注意留有后招。李国杰提出,在开放创新的道路上,引进技术环节只是提高自主研发的起点。无论引进的技术水平多高,也不能放弃自主开发。  “在判断一个团队应不应得到国家支持时,不应以是否引进技术为界线,而要看是否真正在做自主研发、是否真心实意要解决安全可控问题、是否真正走市场化的道路,而不是以争取国家经费为目标。”李国杰强调说。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8-06-05 第1版 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曾指出,“科学和艺术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共同的基础是人类的创造力,它们追求的目标都是真理的普遍性。”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却很难将科学与艺术联系在一起,如同两条永不相交的铁轨,毫无交集。  近日,在第26期SELF格致论道讲坛上,科学和艺术上演了一曲“思想的合奏”,试图打破上述迷思,让大众看到科学与艺术息息相关的另一面。  在这场思想碰撞中,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与音乐、文学创作者展开了一场思想的交锋。  中科院院士欧阳自远在会上作了题为“嫦娥四号与诡异的月球背面”的报告,向对月球探测感兴趣的公众介绍了我国月球探测的进展,还对人们一直关心的“月球背面是否有外星人”这一问题予以了回应。  看上去,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科普报告而已。但是,当他展示出用科学仪器拍摄的月球照片并叫出月球坑的名字时,还是给现场观众带来了如同欣赏一幅动人心弦的艺术作品一般的体验。  在科学家看来,向公众展示科学研究揭开宇宙神秘面纱的过程,本身就如同艺术一般能够给人带来美的体验。  而从事数论研究的蔡天新与艺术创作更是大有交集。他在深奥的理论研究之余,有创作诗歌、摄影等爱好。在分享中,他以被视作难解之谜的德国著名画家丢勒铜版画《忧郁》为例,介绍透视的数学原理构图在绘画中的应用,并指出“科学、数学帮助画家画得准确”。  跨界音乐人吴彤、科幻作家夏笳也从不同维度分享了自己对科学与艺术结合的思考。  活动中,有台下观众问到:“是科学家转型做艺术家更难,还是艺术家转型做科学家更难?”欧阳自远道出了这个问题背后对科学与艺术关系的迷思。“科学家不一定非要成为艺术家,艺术家也不一定非要成为科学家,关键在于彼此能欣赏对方的美。”他说。  他表示,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代表着两者是一体而非对立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们鼓励科学家与艺术家交流合作,并非鼓励双方跨界成为彼此,而是希望双方合作,推动科学与艺术共同发展。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8-06-05第4版综合)

发布者:发布时间:

6月4日,辽宁省科技厅、中科院沈阳分院、沈阳市科技局与浑南区政府共同建设的,集研发、中试、生产、投资、孵化、服务等于一体的中科院沈阳国家技术转移中心成果转化基地落户浑南。该项目是沈阳市创建东北亚科技创新中心15个重大协同创新平台项目之一,是中科院与沈阳市“院地合作”标志性项目之一,也是建设沈大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支柱型项目之一。  “这个项目的建设,是在沈阳建设东北亚科技创新中心的历史机遇中,浑南区实施中国智谷战略的重要举措。”浑南区委主要负责人表示。该项目一期占地范围约347亩,将聚焦沈阳市转方式、调结构的总体部署,围绕重点产业发展需求,引进中科院先进技术成果和人才团队,促进产、学、研、用、金紧密结合,培育一批具有技术优势和特色的新兴产业。  (原载于《沈阳日报》2018-06-05A02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为什么有些人对于打针若无其事,有些人却疼痛难忍?记者6月4日从西安交通大学获悉,该校前沿科学技术研究院神经和疾病研究中心科研人员近日首次证实脑内存在感觉调控皮层向脊髓的直接投射,参与脊髓痛觉信息的增强效应。同时,该效应与脑干痛觉调控系统不直接相关。此项研究成果论文发表在最新一期的《自然·通讯》上。  西安交大科研人员通过综合利用在体脊髓全细胞膜片钳记录、形态学追踪、免疫电镜以及光遗传学技术等发现前扣带回(ACC)存在向脊髓的直接投射,且直接增强脊髓的兴奋性感觉信息传递。ACC可能通过直接投射至脊髓或经脑干介导至脊髓,对于脊髓感觉信息传递起到下行易化调控在中枢神经系统内,感觉信息从外周神经感觉末梢传入脊髓,进一步上行传递至感觉皮层。而运动信息源于运动皮层,下行直接传递至脊髓。以往的研究并未发现感觉皮层有向脊髓的直接投射。ACC属于边缘系统的一部分,是与感觉以及相关的情绪、认知功能关系密切的核团。此项研究对于脑内痛觉调控系统具有重要意义,为感觉皮层下行调控脊髓神经元活性提供了全新的思路,是对以往脑干—脊髓下行调控,尤其是下行易化调控的重要补充。  西安交通大学神经和疾病研究中心主任卓敏教授表示,ACC的兴奋性在慢性疼痛的情况下是持续增加的,这种增加对于慢性痛的维持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通过基因学和药理学办法减少这些兴奋性的话,就可以产生镇痛的作用。ACC兴奋性的增加,会导致脊髓痛信号传入的增强,病痛的病人对疼痛更敏感不仅仅是在大脑上实现,也在脊髓上实现。此项研究的深入推进,对未来设计新的治疗方案和新的药物来控制病人的慢性痛有重大意义。

最新资讯
浙江:苍南县与浙江工业大学开启新一轮合作
内蒙古科技厅荣获“全国科普工作先进工作集体”称号 1人荣获“全国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
榆林高新区获批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
云南:全力推进智能化数字化建设 开创科技强省建设新局面
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厅与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开展工作对接
湖北省科技厅公布第二批创新型县市名单
湖北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取得优良绩效
湖北省科技厅印发方案支撑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
浙江省科技厅党组书记何杏仁赴嘉兴开展“三服务”工作
湖北省重点产业链科技重大专项“基于湖北道地药材的现代化中药创制及技术提升”项目启动会在汉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