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2019年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网年度工作报表,点击这里

发布者:发布时间:

  11月24日,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  2020年,共有8位中国科学院科学家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分别为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所长方忠,中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研究员董绍明,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宣利江,中科院院士、生物岛实验室主任徐涛,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杨祝良,中科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常爱民,中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文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俞汉青。  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每五年评选一次,是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做出重大贡献者的荣誉称号,旨在弘扬劳模精神,弘扬劳动精神,弘扬中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伟大品格。

发布者:发布时间:

工作人员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拍摄的大叶可爱花。新华社发  最近,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植物园与云南德宏州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合作开展极小种群植物调查,过程中,科研人员在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发现一新亚种紫花黄药和一中国新记录种大叶可爱花。日前,这一成果相继在著名学术期刊《Taiwania》和国内核心期刊《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上发表,证明了紫花黄药是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亚种,同时在我国境内首次发现大叶可爱花。  据两篇论文的通讯作者、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工程师申健勇介绍,紫花黄药属于罂粟科黄药属,该属是个单种属,仅含有黄药一个种。英国植物学家曾于1925年5月在缅甸北部采集过标本,且记录了花的颜色,但由于标本在后期鉴定过程中对花色的忽视,以及未见到实物,鉴定为黄药本种。1991年3月24日,我国的独龙江考察队在云南省贡山县也采集到了紫色花的黄药,1992年3月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李恒鉴定其为黄药本种,但标本上的采集签之后却出现了涂改,改成了独龙江黄药。由于独龙江黄药一直处于裸名状态,没有正式发表过,且该种目前来看不光只有独龙江流域有分布,研究团队没有采用独龙江黄药这一名称。  2017年3月铜壁关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第一次在保护区发现并拍摄物种照片,经对比该物种与黄药本种在花的颜色上有明显差异。2018至2019年,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园林园艺部的工作人员前往铜壁关自然保护区调查滇西南极小种群植物,分别采集其花和果实标本进行鉴定,经过详细的形态对比(所采集物种和黄药的主要区别在于花紫红色且带紫色斑点,而黄药的花是绿黄色且不带斑点)和查阅国内外该物种的标本,确定该种为黄药的一新亚种。所以根据其花颜色上的特征,将其命名为紫花黄药。这一成果发表在《Taiwania》期刊上。  研究团队通过查阅所有标本发现,紫花黄药只分布于横断山脉以西,黄药本种分布于横断山脉以东,横断山脉的出现使得山两边的黄药失去了基因交流,从而花色上开始出现了变化,所以根据地理隔离的现状将紫花黄药作为黄药的亚种进行了处理。该种花大而美丽,非常适宜进行人工栽培。  申健勇表示,大叶可爱花属于爵床科可爱花属。2018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园林园艺部工作人员与铜壁关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在保护区的洪崩河片区一起调查极小种群植物时,发现一株正在盛开的可爱花属植物,通过形态对比和鉴定,确定该物种为不同于我国分布的可爱花属中的任何一种。经过查阅缅甸标本,发现其为之前记录只在缅甸有分布的大叶可爱花,并由华南植物园邓云飞研究员(对爵床科植物具有较深的研究)确认。  (原载于《光明日报》2020-11-2708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地球磁场倒转的时候,什么因素会诱发生物大灭绝?10年前一个冬夜,当我站在窗前看雪花飘落时,突然顿悟,我要找的答案在火星上。”10年前,当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魏勇决心到德国深造、研究火星时,很多人都觉得他“疯了”。  “当时,中国的火星领域研究几乎是空白。”魏勇说,只有自己的导师万卫星坚定地支持他走出去。  而今,昔日的冷板凳坐成了热板凳。2016年,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火星探测任务正式立项;2020年7月23日,“天问一号”探测器飞向太空,迈出了中国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  “深空探测看当代,行星科学靠未来。”回想起导师的支持和嘱托,魏勇倍有感触。作为“天问一号”首席科学家,万卫星在“天问一号”发射之前因病离世。但是在他的身后,已有更多“后浪”奔涌而来。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十三五”时期,中国着力加强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一批“国之重器”纷纷亮相——天空之上,“嫦娥”“玉兔”奔赴广寒,国产大飞机自在翱翔,北斗卫星精确导航;海洋之中,“蛟龙”“天鲲”各显神通,“奋斗者号”万米深潜,“双龙探极”助力科考……  5年来,中国科技进步贡献率从55.3%提升到59.5%,在全球131个经济体创新能力排名中升至第14位。创新,正成为引领中国发展的第一动力。  多年来,哈尔滨工业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黄志伟一直坚持着“711”的生活方式——从早晨7点工作到晚上11点。他长期从事免疫与感染疾病领域的基础研究,近年来在T细胞受体复合物的分子组装、适应性免疫机制等方面作出了诸多领先成果。  “做基础研究可能耗时很久,甚至需要坐很长时间的冷板凳。但我们国家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源就在于基础科学。如今中国科学家有了更好的资源和条件,可以静心探索,在中国大地上产生原创成果,为世界、为人类所用。”黄志伟说。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总开关。5年来,中国基础研究投入已从2015年的716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335.6亿元,年均增幅达16.9%。2019年,中国基础研究投入占全社会研发投入比重首次达到6%。  在源头活水的浇灌下,“十三五”期间,量子反常霍尔效应、铁基高温超导、克隆猴等一批重大创新成果在中国竞相涌现;中国国际科技论文数量、高被引论文数量均位居世界第二位;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位居世界首位……  2020年5月27日,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一直关注登山队进程的“无腿勇士”夏伯渝格外激动。“这次登顶测量使用了我们自己的北斗导航系统和5G技术,很让人振奋!”夏伯渝说。  45年前,夏伯渝和队友在珠峰北坡“第二台阶”搭建了“中国梯”,为世界登顶珠峰打开通道。如今,“十三五”期间中国科技的硬核成果,正在为世界搭建更多通往顶峰的“中国梯”——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开通,全球都能享受到中国北斗高质量的导航、定位和授时服务;嫦娥五号飞往月球进行无人采样,已有不少国外科学家和航天机构提出,希望利用中国获得的月球样品开展研究;国产大飞机C919一飞冲天,国内外客户达28家;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即将向全球科学家开放,成为天文领域的“世界之眼”……  (原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11-2701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英国《自然》杂志25日发表的一项天体物理学最新研究,科学家报告了太阳次要聚变碳氮氧循环所产生中微子的首个直接实验证据。测量这些中微子可以为人类了解太阳结构和太阳核心内的元素丰度提供重要线索。  恒星的能量来自氢到氦的核聚变,这通过两个过程发生:质子-质子链反应和碳氮氧循环,前者只涉及氢氦同位素,后者靠碳氮氧催化聚变。  其中,质子-质子链反应是与太阳大小类似的恒星的主要能量产生方式,约占全部生产能量的99%,这一点已得到广泛研究。但研究碳氮氧循环更具有挑战性,因为通过这种机制产生的中微子,每天只比背景信号多几个而已。  意大利国家核物理研究所格兰萨索国家实验室内,博瑞西诺合作组织正致力于研究极其罕见的中微子相互作用,这一联合研究项目组由来自意大利、法国、德国、波兰、俄罗斯、美国等多国研究人员构成。  此次,他们报告检测到了太阳碳氮氧聚变循环期间发射出的中微子,且具有高统计显著性。他们使用的是意大利格兰萨索国家实验室高灵敏度的博瑞西诺检测器。该仪器由一个大约18米高的容器组成,其中装有254吨液体,当液体中的电子与中微子相互作用时,液体会闪烁发光,更为明亮的闪光表明能量更高,则更有可能是来自碳氮氧循环产生的中微子。这一检测器能够排除或解释大部分的背景噪音源。在最新的研究中,团队表示,出现的结果代表了迄今第一个关于碳氮氧循环的直接实验证据,证明碳氮氧循环贡献了1%左右的太阳能量(符合理论预测)。  研究人员提出,测量碳氮氧聚变产生的中微子,可以确定恒星中碳氮氧的丰度。据信,碳氮氧循环对质量大于太阳的恒星的能量生产具有更大的贡献。了解恒星中重量大于氦的元素的丰度(即金属性),有助于我们了解不同恒星的主导能量来源。  在论文随附的“新闻与观点”文章中,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科学家哥布里尔·奥莱比·格恩表示,博瑞西诺合作组织的工作让人们能够更进一步地全面认识太阳和大质量恒星的形成,其或将为科学界定义未来几年这个领域的研究目标。

发布者:发布时间:

  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预防认知衰退的研究越来越多。此前有研究证明大脑功能训练叠加电流刺激有助于提升年轻人的认知能力,但新研究发现该训练方式对老年人的认知能力提升不大。  研究人员之一、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教授保罗·杜克斯说,此前对年轻人的研究表明,将认知训练与非侵入性脑刺激相结合,即在个体完成任务时将温和的电流传送至头皮,可持续改善大脑功能。  最新的研究是对131名年龄在60岁至75岁之间的实验对象展开的,方法是让其接受电流刺激并辅以大脑训练,并衡量训练前后受试者完成问卷调查等任务的程度,观察这种训练是否对老年人的注意力、判断力、记忆力等认知能力有积极影响。  研究发现,随着时间推移,老年实验对象无论是否接受电流刺激,完成大多数任务的表现都会改善。在后续评估中,有一小部分受试者的工作记忆和情景记忆能力得到改善,但这与他们的天分和基因因素有关。这表明,大脑训练和电流刺激基本对老年人认知能力改善不大。研究已发表在新一期英国《自然-人类行为》杂志上。  参与研究的昆士兰大学博士生克里斯蒂娜·霍恩说,对年轻人有效的方法不一定适用于老年人,可能是因为双方神经系统结构和功能方面存在差异。因此,还需进一步针对老年人改进研究方法,测试个体差异以找出最受益的群体。

最新资讯
中科院8人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光明日报】云南发现中国新记录植物大叶可爱花
“国之重器”上天入海 中国硬核科技越来越抢眼
新疆理化所从乌头属植物牛扁中发现新亚骨架类型二萜生物碱
合肥研究院在提升有序Double Half-Heusler热电性能研究中获进展
首届液态金属机器人前沿技术高峰论坛暨机器人大赛举办
南京地理所等在全球河道型水库水下地形建模和水量估算研究中获进展
武汉植物园在肯尼亚西部切兰加尼山区药用植物资源调查研究中获进展
合肥研究院发现针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高选择性PI3Kδ抑制剂
华南植物园在石斛花香物质香叶醇代谢调控研究中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