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发布时间:

http://www.cas.cn/cm/201911/U020191101335129846284.pdf

发布者:发布时间:

  1949年11月1日,星期二,新中国中央政府各机关正式开始办公。  北京东四马大人胡同,一家新单位正式成立。它就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  与祖国同行,与科学共进。今年11月1日,它也迎来了70岁生日。  70年来,中科院从17个研究所的千余名科研人员,发展壮大到100多个研究机构、近7万人的创新队伍;从“向科学进军”的“火车头”、“科学春天”里的先行者,再到成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排头兵……  70年的中科院发展历史,是一部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奋斗史,是一部探索科技改革创新的实践史,更是一部浓缩了新中国科技事业发展的成长史。  应运而生,报国为民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科技人员不超过5万人,其中,估计只有七八百位比较有成就的科学家,这就是科技自立的家底。中科院从诞生之日,就肩负着发展新中国科学技术的重大使命。  1949年春天,钱三强、恽子强、丁瓒和黄宗甄受命筹建中科院;9月他们提出《建立人民科学院草案》,强调“科学为人民服务”,将建立的机构被暂定名为“人民科学院”。10月25日,政务院决定新机构定名“中国科学院”。10月31日,毛泽东主席签署命令,向郭沫若院长颁发中国科学院印信。11月1日,中国科学院正式成立。  建院初期,为适应急迫需要,中科院在原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和其他研究机构的基础上,凝聚海内外优秀科学家,迅速整合、逐步形成了研究机构、学部和教育机构“三位一体”的组织架构,确立了全国学术中心的地位,成为领导全国提高科学水平、培养新生力量的“火车头”。  “梁园虽好,非久居之乡”……钱学森、钱伟长、郭永怀、张文裕、师昌绪等一大批科学家陆续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毅然奔向祖国的怀抱,在中科院艰苦创业。  1955年6月,中国科学院学部设立。经过全国科学界推荐和反复讨论协商,首批233位中科院学部委员人选产生了,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院士的前身,他们大多是中国主要学科的开拓者和近代科学的奠基人。  学部成立后,全体学部委员组织全中国的科学家参与编制了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1956年—1967年),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制订的第一个科学发展规划,并将原子能、电子学新技术、喷气技术等12个重点任务凝练为“四项紧急措施”:发展计算技术、半导体技术、无线电电子学、自动学和远距离操纵技术。由中科院集中科技力量筹建相关研究所,投入强国强军的科研大业。  中科院秉持了“科学为人民”的初心,建院初期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急民生之所急:联合攻关,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抗生素的局面,填补朝鲜战争前线部队的医药急缺;开展全国调研,在苏、皖、鲁、冀、豫推广治蝗方法,终结了中国几千年的蝗灾历史;集结20多个研究所,几百名科研人员,投身风沙肆虐、旱涝、盐碱并存的黄淮海平原的腹地,持续30年打赢一场改造中低产田、新建大粮仓的“黄淮海战役”。  中科院的创建不仅奠定了新中国的主要学科基础和科研体系,也带动了我国工业技术体系、国防科技体系和地方科技体系的形成和发展。  大象无形,彪炳史册  1955年,钱学森回国后,与一批高水平的同事建成中科院力学所。1956年,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问钱学森:“我们国家用15年,在原子弹和导弹尖端技术上能不能接近世界先进水平?”钱学森回答:“只要计划周密,工作努力,是可以实现的。”  国家大事就是科学院的大事,“到科学院搬兵”成了常态。时任中科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张劲夫曾说,中科院是按照中央确定的“大力协同”和“三家拧成一股绳”(二机部、七机部和中科院)的精神,主要承担原子弹和导弹研制中一系列关键性的科学和技术任务,包括理论分析、科学试验、方案设计、研制以至批量制造所需的各种特殊新型材料、元件、仪器、设备等。  为落实“两弹一星”研制任务,中科院动员了当时全院2/3的科研人员参加相关研制工作,投入40多家单位、约17000余人参与相关的工作,约千余名科技骨干输送到其他机构,孕育或共建多家研究院所。  1999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23位科技专家颁发“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其中21位为中科院院士,17人曾在中科院工作,还包括钱三强、钱学森、赵九章3位科技帅才。  在中国确立载人航天目标后,中科院扛起重任,动员50余家院属单位,实施空间科学先导专项,积极承担载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等国家重大任务,创新空天平台及先进有效载荷等空间技术,突破了大批关键核心技术。“神舟”“天宫”和“嫦娥”的精彩背后,是一批无名科学家在默默托举。  中科院甘当国家科技机构的孵化器。“两弹一星”研制时,为了工作的方便,中央决定把原子能研究所整建制交给二机部。中科院卫星研制任务移交给国防部门,具体交给了七机部,即现在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前身。  当年,中科院播下种子,开枝散叶;如今,其衍生的科研机构已落地生根,枝繁叶茂。  勇立潮头,改革尖兵  中科院还是科技改革发展的急先锋。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中科院在全国科技界率先拨乱反正。1978年3月,邓小平同志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阐述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科技工作者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实现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等振聋发聩的重要论断。中科院在这次大会的思想、理论和组织筹备等方面做了关键工作。郭沫若院长在闭幕式上发表的“科学的春天”演讲,成为全国风向转变的、鼓舞人心的标志性事件。  龙门陡开,江鲫飞跃。打破桎梏后,中科院率先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恢复正常科研秩序,率先开展了与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交流合作。1979年1月,中科院恢复学部活动,行使学术领导职能。1980年10月,增选出283位新学部委员。1977年10月,中科院率先恢复研究生制度,新中国第一个研究生院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成立。1982年6月,经中科院学位委员会审议,授予新中国第一批博士学位。  20世纪80至90年代,中科院贯彻党中央关于“经济建设要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要面向经济建设”的方针,在科研组织管理、拨款制度、人事制度、学部制度、研究所管理体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产业化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创新和探索,走在全国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前列。  陈春先,这个在中科院物理所造出中国首个托卡马克装置的核聚变专家,立志要建中国的硅谷,地点就在中关村。他与中科院同事创办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后来被认为是中国民营科技企业的雏形。  他的创业事迹得到国家领导人的肯定后,吹皱了一池春水。科技开发型公司大量涌现。1984年,柳传志与计算所10名职工,用20万元创办了计算机公司,在中关村这块创新创业的沃土上迅速发展成为后来的联想。20世纪80年代,中科院人员创办的“两通两海”(信通、四通、科海、京海)等为标志的高技术企业在中关村崛起,发育成为中国高新技术的第一基地。在我国掀起了科研人员“下海”创业的第一波热潮。  如今的中关村,成了中科院的代名词,也成了我国创新创业的地标。  回顾中国科技发展历史,若干重大科学决策和机构设立都与中科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1981年5月,为推动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变革科研经费拨款方式,中科院89位院士(学部委员)致函党中央、国务院,建议设立面向全国的自然科学基金,在邓小平的亲切关怀下,国务院于1986年2月批准成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1986年3月3日,王大珩、王淦昌、杨嘉墀、陈芳允4位中科院院士给邓小平写了《关于跟踪世界战略性高科技发展的建议》,提出要跟踪世界先进水平,发展中国高技术的建议,邓小平立即批示“此事宜速决断,不可拖延”,863计划由此诞生;  ——1994年,为解决当时科技人才断层、新兴学科薄弱等问题,中科院决定从院内紧张的经费中筹措一笔人才专项经费,实施了我国第一个面向海外高层次人才的“百人计划”,此计划吸引了一大批海外优秀科技人才回国,使我国一些重要学科领域迅速走到世界前沿。  随着知识经济概念和国家创新体系理论的广泛传播,中科院1997年12月向中央提交了《迎接知识经济时代,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研究报告。199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重大决策,决定由中科院率先进行建设国家知识创新体系的试点工程,真正建立起中国自己的创新体系。中科院发挥改革试验田的作用,先行先试、积累经验,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  率先引领,创新驱动  2013年7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中科院,这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总书记视察的首个科教机构。总书记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中科院“是一支党、国家、人民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的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勉励其要“发挥集科研院所、学部、教育机构于一体的优势,不断出创新成果、出创新人才、出创新思想,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科院实施了“率先行动”计划,全面推进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实行研究所分类改革,加强科研战略布局,推进机关科研管理改革,深入实施人才培养与引进系统工程,开展国家高端智库试点等。中科院还深入推进科教融合,将研究生院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纳入到国民教育体系。这一时期,中科院组织实施的先导专项和四类机构建设,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各项事业进入快速发展轨道,呈现出崭新气象。  70年来,中科院走过不平凡的道路。  这里成果丰硕,从人工全合成牛胰岛素、哥德巴赫猜想研究,到建成并改造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数十载接续撰写《中国植物志》,到“中国天眼”落成启用,墨子号、悟空号等空间科学系列卫星飞向太空;  这里思想深邃,从提出“科学十四条”到迎来“科学的春天”,从成立国情研究小组到发布科学与社会系列报告,再到建设国家创新人才高地建设、开展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  这里人才济济,从华罗庚、钱学森、竺可桢、童第周、陈景润,再到吴文俊、黄昆、刘东生、叶笃正、李振声、吴征镒、师昌绪、谢家麟、郑哲敏、张存浩、赵忠贤等,改革开放以来,中科院先后有700多人次在国际重要科技组织任职,超过100位科学家获得国际科技界的重要奖项;  这里活力迸发,从建立研究生制度到实施博士后制度,从“百人计划”到知识创新工程,从中关村第一个民营企业到建立数百个科技成果转化、孵化机构,从启动实施先导专项、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再到全面参与北京、上海、粤港澳大湾区3个科创中心和4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  承载起几代中国人科技兴国、强国的期待,中科院在“科技创新、报国为民”的征程中,不断砥砺前行!  (李大庆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载于《科技日报》2019-11-0101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科学院成立70年来,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员攻坚克难、接续奋斗。他们瞄准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培养领军人才,实施重大科技项目,创建国家实验室,为建设创新中国贡献力量。未来,中科院将用更多璀璨的成果,为科技兴国书写更壮丽的篇章。  70年前,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党中央作出“成立中国科学院”的重大决策,开启了新中国科技事业的光辉历程,承载起几代中国人科技兴国的期待。  70年来,这支科技国家队筚路蓝缕、勇往直前,不断发展壮大,研究机构从最初的17个增加到今天的100余个,创新队伍从千余名科研人员发展到今天的近7万人。  70年来,中国科技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每一次科学上的重大突破、技术上的重大创新,几乎都与中科院人的拼搏奉献密不可分。老一辈科学家用智慧和汗水向世人诠释了科技创新对民族发展的深邃内涵;新一代的中科院人,同样书写着壮丽的篇章,让创新充盈着澎湃的力量。  面向国家需求,突破核心技术  70年来,中科院坚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始终把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为科技创新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科研人员克难攻坚,相继参与了“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载人深潜、青藏铁路等国家重大科技攻关任务。  “两弹一星”是新中国建设成就的重要象征。中科院调动全院一半以上的科研人员参与攻关,成为“两弹一星”工程的中坚力量。  在神舟十号与天宫一号交会对接任务中,中科院牵头完成了空间应用系统研制任务;在神舟十一号与天宫二号交会对接任务中,中科院又牵头完成三大科学领域的全部14项科学实验;在嫦娥系列任务中,中科院完成了地面应用、有效载荷和甚长基线干涉测量等关键任务,为工程圆满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  面向国家深海科学研究重大需求,中科院完成了我国首次万米深渊科考,抢占深海科技前沿制高点;构建了自主谱系化深海装备体系,引领海洋技术装备能力跨越发展;组建了海洋科考船队,构建起国际一流的深远海综合探测体系;引领了国际西太平洋科学研究,为海洋环境安全保驾护航。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能总是指望依赖他人的科技成果来提高自己的科技水平,更不能做其他国家的技术附庸,永远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中科院的科研人员接续奋斗。他们突破了新材料、激光器、计算机、能源科技等关键核心技术,为国家发展解决了一系列“卡脖子”问题。  中科院长期致力于计算机与信息领域关键核心技术自主研发。上世纪60年代,为服务“两弹一星”事业,研制出用于“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计算工作的109丙机,被誉为“‘两弹一星’功勋计算机”。  进入21世纪,针对国产设备“缺芯少魂”的窘境,中科院计算所研制出“龙芯”“寒武纪”等系列化处理器芯片和“方德”等桌面操作系统,并在北斗导航卫星、工业控制、高性能计算、政务办公等重要领域推广应用。  此外,中科院还研制成功一大批新型材料、特种元器件、精密仪器和测试设备,为保障国计民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战略支撑作用。  勇攀科学高峰,建设“国之重器”  70年来,中科院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追求学术卓越,勇攀科学高峰。  上世纪50年代,吴文俊在拓扑学研究中引入“吴示性类”,并提出了“吴示嵌类”等拓扑不变量,极大地推动了拓扑学的发展。  1965年9月17日,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化学系联合,首次人工合成了结晶牛胰岛素,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蛋白质的国家。  1973年,陈景润在王元和潘承洞工作的基础上,完整证明了“1+2”,至今仍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中保持世界领先水平。  2008年,薛其坤率领团队首次观测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成为世界物理学界近年来最重要的实验进展之一。  2012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王贻芳团队参与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国际合作组,发现中微子振荡新模式,被誉为“开启了未来中微子物理发展的大门”。  2017年,潘建伟团队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十光子纠缠操纵的基础上,自主研制世界首台单光子量子计算机。  ……  中科院在基础数学、应用数学、数学与系统科学交叉前沿、理论物理、基础力学等领域,取得了一批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原创成果,开辟了若干新的研究方向,显著提升了我国基础研究的国际地位。  与此同时,中科院承建的一个个大科学装置相继运行,大大缩小了我国与国外的差距。  在北京,中国第一座高能加速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经过几轮改造和技术升级后,产出多项重要科研成果;  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上海光源,对活体动物的分辨率可以达到6.5微米;  在合肥,被称为“人造太阳”的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在全球首次实现了稳定的101.2秒稳态长脉冲高约束模等离子体运行,将我国磁约束核聚变研究带入世界前沿;  在河北,郭守敬望远镜坐地巡天,恒星光谱获取率超过国际其他同类项目之和;  在贵州,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张开“天眼”,其综合性能和灵敏度比国外现有同类望远镜高出数倍……  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新征途中,这些“国之重器”将持续发力,贡献更多惊喜。  播种科研成果,服务国计民生  70年来,中科院坚持科研成果服务国计民生,把科学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1985年到1987年,我国粮食总产量出现了徘徊不前的局面,人粮矛盾凸显。在这种形势下,中科院27个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投入河北、山东、河南、安徽4省的农业主战场,启动了以盐碱地治理和中低产田改造为主的农业科技工程,被人们称之为农业科技“黄淮海战役”。  中科院院士李振声至今难忘:“中科院的400多名科技人员,长年累月在荒郊野外的沙滩上、鱼池旁、盐碱窝建房为家,夜以继日辛苦工作。”  进入21世纪,同样的奋战再度在环渤海这片土地上演。2013年,国家重大科技支撑计划项目“渤海粮仓科技示范工程”正式启动,目标是实现到2017年增粮68亿斤,到2020年增粮100亿斤。  与此同时,中科院的科研人员还相继取得了顺丁橡胶工业生产新技术、甲醇制烯烃技术、海水养殖等重大技术突破;开展了沙坡头流沙治理、重大地质灾害监测与防治、东北盐碱地治理等一批事关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工程;研制出地奥心血康、丹参多酚酸盐等一批重大创新药物。  打赢脱贫攻坚战,科技成为重要支撑。中科院的科研人员纷纷走出实验室,来到田间地头,把科研成果播种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贵州省水城县盛产猕猴桃,但传统品种种植范围小。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研究员钟彩虹等人,利用自主培育的“东红”猕猴桃替换传统品种,提高了抗病性,将当地种植范围从海拔1300米提高到1600米。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科院定点帮扶4个贫困县,承担包括青海、新疆和革命老区的50余个扶贫点的科技扶贫任务,累计帮扶2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  中科院通过创办高新技术企业和技术转移转化,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1980年,中科院物理所的陈春先创办了我国内地第一家民营科技公司。1984年,柳传志与计算所10名职工,用20万元创办了计算机公司,成为今天的联想。  此后,一大批研究所和科研人员在中关村创办企业,一批批高科技企业在这里不断孵化、成长、壮大。  未来,中国科学院将继续乘风破浪,用更多璀璨的成果,为更强大的创新中国贡献力量。  (原载于《人民日报》2019-11-0106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近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和中国科学院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国际综合性科学中心研讨会在北京怀柔召开。国家科学中心国际合作联盟在会上正式宣布成立。  本届研讨会主题为“科学中心助推科学共同体建设”,来自中国、德国、英国、瑞士等9个国家的18名科学中心代表,以及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及科研管理人员200余人齐聚雁栖湖畔,交流分享科学中心建设实践、管理运营经验及成果转移转化机制。  会议期间,与会代表讨论通过并签署了国家科学中心国际合作联盟章程,并选举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王恩哥担任第一届联盟主席。  据悉,国家科学中心国际合作联盟于2017年第一届研讨会期间提出倡议,2018年第二届研讨会期间发表了推动宣言,本届研讨会期间正式成立,这标志着国家科学中心的国际合作开启了新的篇章。  据介绍,国家科学中心国际合作联盟将致力打造连接国内外科学中心的重要平台和纽带。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9-10-22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10月19日,由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主办的“为明日杰出科学家创造机遇——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20周年回顾与展望”大会在北京举行。  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书记、校长李树深出席会议并致辞。李树深指出,青少年是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后备人才,科技人才早期发现与培养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中科院一直高度重视青少年科学教育工作,全力支持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的青少年科技人才培养工作。2015年,中科院将俱乐部的科学教育模式列入“‘科学与中国’科学教育”计划进行重点推广,以科学思维、科学方法、科学精神为切入点,大力推进有关青少年科技人才培养的科学教育工作。  1998年,为在科学家与青少年之间搭建桥梁,当时75岁高龄的王绶琯院士发起创建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包括钱学森在内的61名科学家积极支持并联名发出《关于开展首都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活动的倡议》。1999年6月12日,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正式成立。  2019年是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成立20周年。目前,俱乐部依托科研院所和大学已建立了124个学术指导中心,721位院士、专家、教授担任科研导师,31个基地学校的2300多名会员参加过“科研实践”训练,一批30岁左右的往届会员已成为国内外科研领域的领军人物,为填补科研领域空白、推动相关学科的建设作出了贡献。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9-10-21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网10月12日讯(记者赵晓雯)11日,由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主办、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协办的“大手拉小手人工智能博物馆行”活动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行。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赵晓光为小学生讲述机器人相关知识,并展示了避障机器人、六足机器人、机器人瓦力等人工智能产品。  据了解,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是全国科普教育基地、教育部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博物馆希望通过举办此类科普教育活动,让高水平专家走进中小学生课堂,让青少年与世界一流技术知识对接,从而让他们了解人工智能,感受科学的魅力,在“玩”中爱上科学。10月11日,“大手拉小手人工智能博物馆行”活动现场,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赵晓光为小学生讲述机器人技术。主办方供图   赵晓光认为,人工智能是未来世界发展的方向,人工智能的学习应从娃娃抓起,让孩子对人工智能先有概念上的理解,然后培养兴趣并且不断获得新知识。  “希望通过此次科普活动把最先进的机器人展示给孩子们,让他们了解一个机器人从无到有的研究过程,明白机器人研究是一个艰苦的过程,需要很多人长期努力去完成。”赵晓光对中国网记者说。    10月11日,“大手拉小手人工智能博物馆行”活动现场,小学生围观避障机器人。主办方供图   “我也有机器人玩具,但是今天才知道还有避障机器人,它可以自动感应障碍改变方向,这是普通玩具车做不到的。”六年级学生谷思骐说。据了解,共有百余名小学生参加了此次活动。      原文链接:http://news.china.com.cn/txt/2019-10/12/content_75295030.htm

最新资讯
北京生科院提出环形RNA内部序列结构可视化新方法
地球磁场或早于预期 形成于42亿年前,有助保护行星大气
科学家计算发现 奥陌陌类双曲线轨道天体或来自太阳系外
22亿年前砸出的大坑 NASA确认地球上已知最古老撞击构造
中国学者首次实现基于无人机的量子纠缠分发
【中国科学报】新研究揭示古生代海洋生物多样性演化
【中国青年报】科学家发文首次揭示新型冠状病毒进化来源
【中国科学报】全球首套规模化太阳燃料合成项目试车成功
【中国科学报】与病毒较量不只拼速度 研究表明新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结合受体方式相似
声学所提出新型声学超材料单通道麦克风可实现多声源实时定位与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