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企业:
内容:
联系方式:
Email:
 
发布者:发布时间:

  莲,自古在我国广为种植,花莲在我国至少有2700年的栽培历史。然而古人看到的莲花和今天的一样吗?如今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就让你可以和古人共赏“一只莲”。  日前,圆明园考古发掘的11颗古莲种子中的6颗,经过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培育成活,在圆明园荷花基地开花。  古莲复活,种子结构功不可没  “2017年,在圆明园公园的长春园东南隅如园遗址考古过程中,工作人员陆续在镜香池内发现了11颗古莲子,这是圆明园进行考古发掘工作以来首次发现古莲子的存在。”7月11日,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高级实验师张会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据推测,古莲子的年龄至少“百岁”。最终,经过中科院专家的监测研究和培育,有6颗古莲子在播种之后成功发芽,并于2018年8月底在实验花盆内长叶结藕。这6颗古莲子在温室中越冬,今年4月移出温室种植在荷花基地,直到现在复活开花,长势喜人。  为什么如此古老的莲子还能发芽呢?  “能在地下存活百年以上,古莲种子的结构功不可没,其外表皮具有一层既厚又致密的栅栏组织,使种子内部不易受外界腐蚀。同时,莲子长埋于地下,不会受到空气干扰,温度恒定,便于长期保存。”张会金说,莲子所含的抗坏血酸和谷胱甘肽等化合物,比其他植物高若干倍,这类化合物的存在也是莲子长寿并保持萌发力的重要原因。  此外,莲子里还有一个小气室,里面大约存贮着0.2立方毫米的空气可以维持古莲子的生命。古莲子所含水分极少,只有12%。在这种干燥、低温和密闭的条件下,它过着长期休眠的生活,新陈代谢几乎停止,因而可以历经千年仍能萌芽、生根、开花。  年份未知,可能是清代或更早  为了鉴定古莲子的年份,园方将其中3颗古莲子送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进行碳-14检测,目前正在等待最后精准的古莲子年龄鉴定。  “圆明园1860年烧毁,如果之后没有人在此地种植荷花,那就有可能是清代或更早留下的古莲子。”张会金说。  那么,这些古莲子开的花和现代的莲花有什么不同吗?“古莲开的花和现代莲还是有区别的。圆明园古莲目前还不知道和哪种原生莲相匹配,还需要进行DNA分子鉴定。”张会金说,虽然古莲与普通莲花相比,生长速度慢、长势差、开花晚、单支藕形成花芽的概率低。但是,古莲开花后还会结出莲子。  实际上,中科院植物所自上世纪50年代起已先后成功繁育了普兰店古莲、太舟坞古莲、北孙各庄古莲、开封古莲、梁山古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通过‘唤醒’几百年、上千年的古莲子,可以研究莲子表皮的保护机制及其仿生学原理,也可以发掘并利用其中的科学价值。”张会金说。  目前这些古莲正在中科院植物所植物园西门展出。  (原载于《科技日报》2019-07-1205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7日,北京圆明园遗址公园考古出土的“百岁”古莲子在圆明园荷花基地首次绽放。  2017年,在圆明园长春园最东南隅的如园遗址,工作人员在进行遗址考古的过程中,陆续在镜香池内发现了11颗古莲子。据推测,古莲子的年龄至少“百岁”。  “这是圆明园进行考古发掘工作以来首次发现古莲子的存在,对今后圆明园考古发掘和探索历史文化都很有意义。”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李向阳说。  据介绍,为了鉴定古莲子的年份,园方将其中3颗古莲子送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进行碳-14检测,目前正在等待最后精准的古莲子年龄鉴定。  我国农村有一句俗语:“千年草籽,百年鱼籽。”即在没有发芽的条件下,植物种子能存活很长时间,一旦条件具备,种子就会如雨后春笋。据介绍,古莲子过着长期的“休眠生活”,新陈代谢几乎停止。  古莲子因埋藏时间久远,加之种子本身的质量因素等各方面问题,成活率大大降低。于是,园方决定将其送到专业机构培育。  去年5月31日,圆明园委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张会金团队培育8颗古莲子。经过张会金团队的监测研究和精心培育,6颗古莲子成功发芽,并于去年8月底在实验花盆内长叶结藕。  “古莲与普通荷花相比,生长速度慢,长势差,保存能力前期弱,开花晚,单支藕形成花芽的概率低。”张会金说。  古莲在实验花盆内长叶结藕后,张会金团队又遇到一个问题:经观察,花盆种植不理想,种藕弱成活率低,发出的芽不等长大就开始烂芽,未见完整荷花出来。  此外,古莲不能仅仅留在实验室,应该让更多人欣赏到荷花的芳容。张会金团队与圆明园做了一个决定——让古莲回到圆明园。  今年4月,圆明园荷花基地专门整理出4个条池,4株古莲种藕在此安家并得到精心养护。另外2株在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继续盆栽养护,用来做分子标记进行进一步研究。  “没想到,古莲离开温室,回到圆明园后,长势喜人。”圆明园花卉基地工作人员赵哀梅说。经过两个多月的重点培育,并于7日开出完美的花朵,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拍照。

发布者:发布时间:

  莲,自古在我国广为种植。古人看到的莲花和今天的一样吗?日前,圆明园考古发掘的11颗古莲种子中的6颗,经过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培育成活,在圆明园荷花基地开花,可满足现代人的好奇。  这项工作主要参与者、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高级实验师张会金告诉《中国科学报》,这11颗古莲子是2017年在圆明园静香池的考古工作中发掘出的,其中有3颗用于碳14测年,结果将于今年9月揭晓。其余的8颗中有6颗经过科学家们两年的悉心培育,最终“复活”。  古莲种子中培育而来的莲花与今天的莲花并无不同,古莲种子能在地下存活百年以上,其结构功不可没。它的外表皮具有一层既厚又致密的栅栏组织,使种子内部不易受外界腐蚀。同时,莲子长埋于地下,不受空气干扰、温度恒定,便于长期保存。此外,莲子中含有的抗坏血酸和谷胱甘肽等化合物比其他植物高若干倍,这类化合物的存在也是莲子长寿并保持萌发力的重要原因。  不过,由于深埋地下日久,古莲子外壳硬化,个体也比现代杂交莲子小,普遍有发芽难的问题;一些莲子在埋藏过程中内部结构遭遇断裂、破损,这次就有两颗莲子由于内部破损而不幸夭折。  为“唤醒”这批古莲种子,研究人员运用专业手段,先在实验室为种子破壳,再在室外盆栽培育,待去年秋季落叶后放至温室过冬,至今年4月转移到圆明园荷花基地。  自上世纪50年代起,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先后成功繁育了大连普兰店、北京、开封以及章丘等地出土的古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据悉,目前已经“复活”的历史最久的普兰店古莲子可以上溯至1000年以前。“通过‘唤醒’几百年、上千年的古莲子,我们可以研究莲子表皮的保护机制及其仿生学原理,也可以发掘并利用其中的科学价值。”张会金说。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2019-07-09第1版要闻)

发布者:发布时间:

  “科学家为什么不能搞怪?”媒体报道,在中科院物理所,一群年轻科学家在某网络社区开直播,做实验,和弹幕互动,回答稀奇古怪的物理问题,短短几个月就成为网红,直播人气最高的一次,有144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高大上”的板正国家科研机构,与轻松娱乐的网络文化场域相遇,不仅没有出现文化上的巨大冲突、碰撞,反倒形成了一种亦庄亦谐、寓教于乐的可爱画风,受到很多年轻人的喜爱。这种意外看似有很大的偶然性,实则是一种科普方式的积极探索创新,预示了穿凿乃至打通两个文化场域的可能性。  现代社会,人的每一个行动都受到其所发生的场域影响,不同场域又往往具有相对独立性。比如在传统观念里,中科院物理所之类的国字头研究院所,代表的是“高端、严肃、权威”的科研文化,它与很多其他领域的权威机构一道,构成了一种严肃正统的文化场域。而在以网络直播、游戏社区、“二次元空间”等为代表的网络文化场域里,人们热衷于轻松跳跃、古灵精怪、个性随意,很少一板一眼地正经表达,构成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文化场景。  一群兼有科学家和新生代网民双重身份的年轻人,在严谨研究之余,登录年轻人最活跃的网络文化社区开直播,看起来只是一种“好玩”,实则是在穿越场域做科普。往台风眼里扔一颗原子弹会怎样?太阳为什么没有蒸发掉?雨滴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为什么不会砸伤人?都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闪电为什么不走直线?——这些网上问题看起来“不大正经”,实则也是一种求解未知的本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十万个为什么》,权威机构的科学家穿着短裤、趿着拖鞋在实验室里认真直播答题,与粉丝互动,展现的是科学穿越年龄、阶层、文化差异的魅力。  长期以来,一些传统人士认为网络交流的碎片化太不严肃,不值一提。一些新潮青年则认为传统表达太过老气横秋,不好玩。两个文化场域虽并行于世,却泾渭分明,在一些问题上还互不买账。“老派和潮流的冲突”看起来尖锐,很多时候往往只是一种表达方式的差异。同一个科学现象,用高深莫测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理论去推导,用密密麻麻的公式去推演是一种方式,用轻松活泼的生活体验去解释,用有些俏皮的搞怪话语去通俗解答也是一种方式。不能要求所有科学家都去开直播、当网红,迁就新潮网民;也很难要求个性十足的年轻人都与“主流表达”保持整齐划一。尽可能多一些交流融合,并不难做到。  “青丝与白发共勉,春华与秋实交辉。”学术研究上讲究新老相继、取长补短,文化交流上也应注重相互了解、交流互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科院物理所的年轻人以网红身份和网民一起认真讨论“如何炸掉月球”之类的荒诞问题,既好玩又有意义。  (原载于《光明日报》2019-07-0502版)

发布者:发布时间:

  中国科学院北京分院第二届“科学传播月”闭幕式暨“走进心理学”科普专场活动7月2日在北京举行。闭幕式上发布的信息显示,本届“科学传播月”活动共吸引3万多公众参与,取得良好科普效果。  中科院北京分院介绍说,从5月18日首场科普论坛,到7月2日在中科院心理所专场收官活动,期间每个周末,北京分院系统有20多家单位,250余名科学家、科普工作者和700余名科普志愿者参与其中,活动吸引逾3万社会公众参与,提高了科普工作的公众覆盖面和影响力。  第二届“科学传播月”还开创多项特色科普活动,主要包括:一是开展“科普手拉手”活动,“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二是创新科普活动形式,“线上”与“线下”相结合;三是汇聚科普资源力量,打造北京分院“科普一盘棋”。  中科院北京分院分党组书记、副院长马扬表示,北京分院今后会以提升公众科学素养、培养青少年对科学的兴趣为目的,激励更多社会力量尤其是科研机构和个人参与科普工作,调动各方面做好科普的积极性。同时,将不断创新和丰富科普形式,不断变革工作方式方法,着力科普内容建设,做实做强北京分院科普品牌。  闭幕式后在中科院心理所举办的“走进心理学”科普专场活动中,中科院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和中科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也同步开放,参与者通过轻松的心理学科普讲座、“心理梦工厂”科普基地现场互动体验,可切实了解到心理学在生活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以及心理健康对于人们生活和工作的重要意义。  据了解,正在北京参加“中科院-香港青年实习计划”的香港大学生代表,当天也应邀参加活动。

发布者:发布时间:

  走进“心理梦工厂”科普基地、了解心理学研究前沿成果……2日的一场心理学科普活动,为中国科学院北京分院第二届“科学传播月”活动画上圆满句号。  科普活动中,中科院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同步开放,科研人员向参观者介绍了心理学研究的新方法、新手段以及心理所近年来在心理健康、认知科学与脑科学等方向取得的前沿成果。  自5月18日首场科普论坛,到7月2日心理所专场收官,第二届“科学传播月”活动期间,每个周末都有中科院北京分院系统20多家单位,250余名科学家、科普工作者和700余名科普志愿者参与其中,吸引逾3万社会公众参与,提高了科普工作的公众覆盖面和影响力。  中科院北京分院分党组书记、副院长马扬说,今后将以提升公众科学素养、培养青少年对科学的兴趣为目的,激励更多社会力量尤其是科研机构和个人参与科普工作,不断创新和丰富科普形式,继续完善组织体系和工作机制建设,以“科学传播月”活动为抓手,展现中科院的风采,弘扬科学精神。

最新资讯
《Zoological Research》报道昆明动物所最新版树鼩基因组(KIZ version 2)与数据库更新
揭开藏北地衣神秘面纱——2019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记
成都山地所与四川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签署科技合作协议
武汉岩土所研发出第三代地下流体多层取样和监测装置
城市环境研究所在新型SERS基底构建及其用于污染物快速检测研究取得新进展
广西科技厅到海西研究院调研
植物生理生态所揭示了miR165/6调控拟南芥花药结构的分子机制
上海营养健康所发现多胺代谢在胃癌发生和预后中的作用
第一届中国湿地遥感大会在长春召开
中国机器人学术年会(CCRS 2019)在沈阳举办